敢做不敢當的軍人,不覺得丟臉嗎?

國防部現在是怎樣?堂堂大部,敢做不敢當,竟要把責任推給救人的醫生。嫌吳山炎、江國慶、羅樟平、王至偉、蘇黃平、林俊呈、陳裕宏....冤獄還不夠多,就是要繼續製造代罪羔羊來保護高官的前途是嗎?黃埔軍校大門的對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陞官發財請走別路」。一群軍事院校培養出的高級軍官,鬧出亂子,集體想把責任推給救人的醫官去負責,難道不覺得丟臉嗎?

豈有拔階之人,要求士官幫壓腿的道理?

戒護士什麼階級?士官!
禁閉生什麼階級?拔階沒階級!
禁閉生會要求戒護士幫忙壓腿,「你什麼身份?」

吹牛也不打草稿,沒階級的人會向有階級的人要求幫忙壓腿,真是同花壓得過Full House。這種軍檢辦軍人,自己人辦自己人,誰相信啊!

要求家長把子女教正常,先問軍隊為什麼有一大堆不正常的軍士官?

旗木卡卡西:「在忍者的世界裡,不遵守規則的人,我們都叫他廢物;但是不珍惜夥伴的人,更是廢物中的廢物。」那在軍隊裡,一個既不遵守規則,又對命令陽奉陰違,結黨護短,不把袍澤當夥伴的軍人是什麼?這是正常的軍隊嗎?要求家長把兒子女兒教正常再送進軍隊,應該先問軍隊自己為什麼有一大堆不正常的軍士官,把會正常人給弄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