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法就要付出代價,這就是民主法治的原則

「柯文哲說他以同樣身為高中生家長,想跟這些學生說「孩子們,你們勇氣可嘉,辛苦了,請保重!」

學生衝教育部被抓被關,換來柯文哲可以高票當選,繼續朝連任之路邁進,當然要大肆鼓勵一番。要用這種標準沒意見,就記下一筆,別哪天臺北市長辦公室被反對市民衝撞占領時,就請柯文哲市長用柔性勸導,別上銬逮捕抓走現場採訪記者和抗議分子,也拿法治大帽子扣給反抗者。到時候就用你柯市長提出一樣的標準,來檢驗你柯市長。

這世界就是這樣,當反對者的訴求可以被統治者利用時,便大肆鼓吹反對者是英雄。當反對者的訴求與統治者相違背時,就被打成逆賊流寇。如果是我當反對者,一但訴求被統治者當成英雄事蹟被吹捧,我一定會視為奇恥大辱。只有恩庇恃從別有用心的反對者,才會像統治者獻殷情。

我雖然支持「反對統治者控制教科書」的訴求,但我一點也不會同情這些學生的遭遇,也不會去支持這種反對的行為。這些學生的眼淚只不過是鱷魚的眼淚,想靠武力奪權(例如帶頭抗爭以後可以當民代助理等等)但發現坐牢代價太高不划算,主不過是想靠眼淚博同情來逃避責任的投機行為。

教育部違反程序調整課綱,法院一審判決違法敗訴,不代表。違法就是要付出代價,這就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原則。教育部違法,就要付出課綱微調無效的代價。學生衝撞行政機關,就要付出被起訴坐牢的代價。沒有學生有犯錯的權利,就可以逃避追究這種道理。

「和毒犯關在一起」 反課綱學生哭了
2015-07-25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725/654984/

採訪反課綱記者遭逮捕 柯文哲道歉
2015-07-24 中央社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7245026-1.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