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革命豈有怕殺頭的道理?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要行使革命民權推翻政府,就別想還會有恐懼砍頭的權利。可以用觀落陰問問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民主前輩鄭南榕,他有怕過嗎?

儘管事前已和律師沙盤推演可能狀況,但看到同伴被上銬,心中很震撼。如今教育部要對闖入學生提告,我非常、非常失望與憤怒。衝教育部之前已經跟律師沙盤推演,衝完之後背上銬逮捕告上法院,才說震驚、恐懼、對統治者秋後算帳感到失望,一付裝可憐裝無辜博取同情,像統治者求饒的懦弱表現。

難道事前不是因為對統治者失望和憤怒,所以才搞革命嗎?難道你是為了謀取政治權力,而不是反對統治者掌控教科書,才揭竿而起出來革命的嗎?

如果長期追蹤本頻道的評論,就會知道我對教育部從來就沒有期望過,我對教育部官僚作風是完全沒有好感。十年教改、十二年國教和國家隊徵召等政策,教育部是非常欠人罵沒錯。就算在怎麼不爽教育部,還是得乖乖照國家法綠體制來批判抗議教育部。

事前都知道要找律師商量,可見已預見會被告上法院,早就知道這是違法的事情。事後才對統治者秋後算帳失望,這是搞什麼東西?違法抗爭還想向統治者博取同情求饒,得了便宜又賣乖,難道妳是仗著學生有犯錯的權力,所以故意犯錯去謀取更多政治權力嗎?這種權力的傲慢,與馬英九這些統治者有何不同?

如果十年後,教育部長換妳當,有妳來執政。妳又有什麼政策和方法,可以擺脫統治者控制教科書的束縛?難道單純把教科書從國民黨版本的黨國史觀改成民進黨版本的台灣史觀,就不叫做統治者控制教科書嗎?要反對又沒有更好的想法,那不是為反對而反對,為奪權而奪權,那是什麼?

如果會恐懼被統治者告上法院,那就乖乖依照「集會遊行法」抗議。如果想要搞革命,鍘刀落下來就引頸就戮乖乖被砍,別想逃避!

學生變被告 對教部失望
2015-07-25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725/36685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