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實中包含著謊言,從謊言中潛藏著真實,這就是政治

「幻覺,有形幻覺。幻覺中潛伏著有形幻覺,有形幻覺中孕育而生的幻覺。真實中包含著謊言,謊言中潛藏著真實,這就是霧。」還記得前幾篇:「有感、無感。從無感之中製造有感錯覺,在有感錯覺之中偷渡無感的真實目的,在真實中包含著謊言,從謊言中潛藏著真實,這就是政治」

民進黨靠著馬郝圖利財團、柯文哲現象、打擊國民黨官二代權貴,費了好一番功夫漂白,好不容易快要把人民對「陳水扁洗錢」印象給無感淡化掉。這位白目的民進黨發言人,哪壺不開提哪壺,此時又在海外用個人身分爆扁家收建商錢的料,爆走不小心說出實話,勾起眾人對民進黨高官與國民黨權貴一丘之貉的印象,會被黨內鬥臭辭掉發言人畫妝師之職,也不用意外。

但也別以為徐佳青就真的是什麼魏徵之類的忠肝義膽之士,紅衫軍倒扁時徐佳青有多認真替扁護航,去Youtube查看當時的政論節目影片就可以知道。不然2012年蔡英文選總統時為何不敢爆,讓蔡英文跟扁案切割,而是現在才敢以面對過去的錯誤爆?執政到被趕下野時不面對,下野要重返執政才敢面對,因為2012爆出來的話,就像陳為廷性自爆騷擾一樣,蔡英文的總統根本就不用選了。

九合一之後國民黨被打趴在地上,民進黨重返執政之路氣勢一片大好,找不到足以挑戰對手,內部就提早分裂成兩派人,為了權力分贓開始內鬥。徐佳青爆料當然有她的目的,可能就是為了要垮鬥陳致中(老娘當那麼多屆議員都不一定被提名選立委,你一個前總統之子想出來就可以被提名,就是看你不爽),或是要當棄子掩護蔡英文不再受扁案牽連都有可能,只是暫時不得而知。

陳致中把他和北都三太子之首的連勝文相比,共同性都是受到長輩政治資源庇蔭的官二代。連勝文體重超重不用服兵役,陳致中服兵役當爽兵可以開公務車把妹。連家三代公務員,家財萬貫。扁家一任總統,也家財萬貫,兩人出來競選公職從不缺錢。連勝文出社會就是董事、董事長,有眾財團金源撐腰出來選市長,至少有上過班。陳致中沒上過一天班,卻一樣口袋麥可不愁吃穿,照樣可以出來選立委、議員。連勝文挑全台灣最藍的台北市選市長,陳致中一開始是挑全台灣最綠的前鎮小港選議員。

相異之處,連勝文雖然一講話或做個動作就被人說媽寶愛哭酸到爆炸,但還不脫溫良恭儉讓;陳致中說話不會被酸,但是滿嘴油腔滑調,出道沒多久就比政客還像政客。連勝文只會說所有人不喜歡實話,而陳致中只會說支持者喜歡聽的假話。例如連勝文面對兵役的質疑,他會說:「依兵役法體重超重,就是不用當兵。」合理合法,不合情被人酸罵神D。陳致中面對兵役的質疑,他會拍廣告片做伏地挺身,說:「我是總統候選人之子,我明年要當兵(選我爸爸才代表不是選特權)。」合情合理又合法,如眾星拱月人人稱讚。但是爸爸當選之後,我用特權當爽兵,開公務車把妹,謀你系妹安怎?

連勝文面對市民權貴身分的質疑,只會說:「我無法決定我的出身,要我換一個爸爸再出來選,我做不到。」是實話但是別人不喜歡聽,被酸是媽寶。陳致中面對市民對扁家弊案涉入的質疑,會說:「這是政治迫害冤獄,是對我爸爸的白色恐怖,要搞到我們家破人亡。要救我爸爸就要讓我當選議員,才不會讓對手得逞。」不合理不合法,但合情是個孝子。當大家把父親妖魔化之時,卻反其道而行把父親神格化、大搞個人崇拜,用個人崇拜假造出來的理想熱情,呼應基本盤柱枴杖、吊點滴都要出來投他一票。

連勝文挑市長選,陳致中挑議員選,市長是單一選區要最高票才能當選,連勝文卻誤以為台北市藍軍基本盤足夠使其變成最高票,而操作基本盤。議員是複數選區只要有基本盤就能當選,陳致中確定只要基本盤便足以當選而命鞏固基本盤。

最後結論就是,連勝文出頭就被民進黨罵北都太子黨,民進黨提名陳致中就不是南都太子了,而是向花木蘭一樣的救父英雄。連勝文落選,陳致中當選,優劣不定於人品,苦練不等於勝負,勝敗定於政治騙術手段的高低。江湖一點訣,說破就不值錢。觀察政治也只是從有感的錯還感的目的之中,交叉辯證而已。

爆料扁收建商幾十億引爭議 徐佳青請辭民進黨發言人
2015-03-09 Nownews
http://www.nownews.com/n/2015/03/09/1625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