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組法官不可能自證亂裁,打臉一萬次也沒用

高等法院打臉一萬次彰化地院也沒用,只要案子發回彰化地院給同一位吳永梁審判長合議庭審,一樣還是交保。同一個法官不可能自己打自己臉,第一次交保後面又裁定羈押,那不是法官自證亂裁。

刑事訴訟法規定更審法官不能是前審法官。所以二審宣判之後,上訴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發回更審,案子回到高等法院就一定會換法官。原因就是同一組法官不可能自證亂判,不可能先判有罪,後判無罪,更審不換法官只是不斷浪費訴訟資源。

偏偏羈押不是判決,是行政處分,所以不適用換法官的規定。而且一開始羈押權是檢察官的專屬權力,因為檢察官一定是懷疑被告有犯罪才會啟動偵查,既然認定有嫌疑就一定偏向羈押被告,所以才把羈押權移轉給法院裁定。但是抗告羈押成功發回重裁,卻沒有同步修法必須換法官,就是漏洞只補一半的荒謬修法。

不管裁定羈押還是交保都不違法,但是社會觀感不佳,因為類似經濟犯被告如何智輝、王又曾、陳由豪、伍澤元...只要是有錢人交保之後都逃走了。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中,就屬司法權最沒有民意基礎,最無法有效進行監督,完全依靠法官的自由心證和良心斷案。這也代表司法權一但不受信任,是司法制度全部都被拖下水一起完蛋。就像軍事審判制度,不斷包庇高級軍官,替長官掩飾錯誤,最後是全部軍事審判制度被凍結廢掉。

不要以為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普通法院身上,既然羈押權可以從檢察官移給承審法官,如法官濫用權力,繼續睜眼說瞎話讓民怨累積到界點,照樣可以修法成立獨立法庭,把羈押權移走。

魏應充交保再撤銷 「重判恐逃亡乃人性」
2015-02-09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209/556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