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你當市長是要查弊案,無關市長職權的事就別亂發言

「殖民是帝國主義侵權行為」,此話不錯。吳育昇、羅淑蕾選前為何不敢用這種觀點,批評連戰和郝柏村的兩蔣威權式的帝國主義心態?

如果不喜歡被人批評是殖民者的皇民後裔,就不要說別人新加坡、香港被殖民越久,果然(文化)越高級,說實話不行嗎。柯文哲候選人被說是皇民官二代,不爽。柯文哲市長說新加坡、香港是因為當英國皇民夠久,所以文化比較高級,新加坡人和香港人會爽嗎?為何第一時間要推是媒體翻譯有誤,就是因為知道此話不妥心虛。如果不喜歡被別人騙,就不要想騙別人。如果只能允許屬下騙自己一次,那自己就該一次都不能騙別人。

市民選柯文哲當市長,是要你出來查弊案,不關市長職權的事就別亂發言論,要發言之前先和幕僚討論過再發言。醫學是專業,不代表其他領域也是專業,更何況就算是專業外科醫學,對於內科醫學、麻醉科醫學也算外行。

倒是有不少柯迷把柯文哲當成神,只要有人批評柯文哲就一路護航到底,「沒做虧心事,怎麼會怕人監聽」(那選舉時為何怕總部被監聽?矛盾)、「新加坡被殖民最久,柯文哲有話直說有不對嗎?這哪算說謊」(那為何第一時間不敢有話直說,要推給翻譯?矛盾)。這些人就像兄弟象迷一樣,「亡象者,象迷者也」,自掘墳墓而不自知。當年德國國會被人縱火,聲望如日中天的總理希特勒,趁機要國會通過授權法案來抓出兇手,趁機擴權,之後就是萬劫不復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抓槍擊要犯,就輕易主張監聽先斬後奏,就沒有利用聲望趁機擴權,不上希特勒後塵的嫌疑?

康熙帝國裡,康熙曾經問孝莊太后:「朝中大成以鰲拜和蘇克沙哈為首分為兩黨在爭鬥,不知誰中誰奸該怎麼辦?」孝莊回答:「就讓他們去鬥。」

鰲拜、蘇克沙哈倒台,之後是索尼、索額圖鬥;索尼和索額圖倒台,變成和珅、劉墉在鬥;袁世凱、孫文在鬥;蔣介石、汪精衛在鬥;蔣介石、毛澤東在鬥;一直到藍、綠,國民黨、柯文哲在鬥。一邊被鬥垮,另一邊又會分為兩批人在鬥。所以政客惡鬥本是正常現象,孝莊就是說要當好國家的主人就不能怕政客惡鬥,也不能捲入政客的惡鬥,把某一邊的主張當成神仙一樣毫無保留盲從傾向它。而是要利用政客惡鬥,依時空環境選擇當下最有利的一方。所以康熙先處死蘇克沙哈巴結鰲拜,再利用魏東廷訓練摔角手擒拿鰲拜,然後又把魏東廷貶去台灣當縣令。

民主化之後,國家的主人從皇帝變成人民,所以每個人都應該學會這種帝王術技巧。台灣有一群人很奇怪,票投給某人之後,就不敢監督不敢批評他的問題,一定要變成基本盤護和投票部隊護航到底。好像自己選出來的人如有漏洞,就會被人笑自己選錯人,非要將錯就錯,錯到底為止。這些人真是很奇怪,如果是這樣那民主的自我修復機制要如何運作?出錯的地方並不是自己選錯人,錯得是對自己選出來的人不夠無情,就像國王的新衣!

美雜誌公布錄音檔 柯確講殖民
2015-02-04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204/36368620/

監聽可先斬後奏 柯斥警「欺騙」
2015-02-04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204/36368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