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聽可以先斬後奏,以後就不要抱怨總部被掛老鼠尾

即使知道嫌疑犯是誰,一但開始監聽也有可能會聽到其他與刑案無關者的通聯記錄,例如疑犯女兒借電話打給朋友談論同學隱私八卦。所以一定要有司法權背書,才能符合憲法為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以法律限制自由權行使的條件。

如果監聽可以先斬後奏,那以後選舉期間調查局都可以監聽所有候選人,那還會有所謂的「台版水門事件」嗎?不會有,因為執政黨被抓到監聽政敵,當權者可以辯解:「因為要預防在野黨買票,調查局有登記過,所以先斬後奏合法」。

監聽可以先斬後奏,以後就不要抱怨競選總部被掛老鼠尾,是台版水門事件,立法院長被特偵組監聽是白色恐怖,檢察總長是東廠廠公。即使柯市長在位讓人相信監聽先斬後奏,也不會浮濫監聽。那換其他人當市長時,誰能保證?

政治是講究手腕的藝術,又不是急診室什麼事情都要立刻找出答案解決,只要能救活人粗魯一點也可以接受。SOP狂卻為了求辦案效率,就想破壞申請監聽票的法定SOP程序,真是自打嘴巴。

柯提「監聽先斬後奏」挨轟
2015-01-26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126/3635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