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辯是被罷免者的權利,不得宣傳罷免是百姓的義務

支持罷免的人不能宣傳,被罷免的對象卻可以提出答辯。中選會可以發罷免新聞稿,百姓不能辦造勢晚會遊行談罷免理由。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只讓被告答辯,不准原告說話,這是哪門子的言論自由?

以現行的罷免規定,「1/2選舉人投票,有效票1/2同意」才能罷免,也就是說不投票的人會被視為不同意罷免。但是立委單一選區只要候選人中最高票就能當選,也就是說不投票的人會被視為默認同意當選者。眉角就在這裡,所以2008年立委選舉的比例代表性才會被放大,國民黨能以54%的得票率拿下3/4以上的立委席次。這如果罷免失敗,絕對不是代表被罷免者能力足以勝任,而是代表問題制度包庇的結果。

如果不得宣傳罷免,罷免門檻就應該設為,罷免票只留一個不同意欄位,不同意有效票超過總選舉人一半即罷免不成功。只要不投票人數加上投廢票人數過半,一律算罷免成功,一個月內解職。既然選舉時候選人有義務宣揚政策向選民催票爭取認同,那罷免時也理所當然應該由被罷免者向選民催票爭取信任,這樣制度才合理。

就是從來沒有打放水球的教練或球員被關進監獄,所以中華職棒才會假球不斷;就是從來沒有倒行逆施的公職人員被罷免,所以台灣政壇才會狗屁倒造不斷。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120/36338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