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和政客之區別

既然是充滿缺陷的人,就不要對別人的缺陷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既然對別人的缺陷咄咄逼人,得理不饒人,就不要拿「人類本來就是充滿缺陷」來迴避別人對自己咄咄逼人的社會責任檢視,敷衍搪塞。

早知陳為廷襲胸,為什麼要讓他當學運領袖,而不是妖西或其他條件更優秀的人?這與江宜樺早知葉世文清廉有問題,卻放任他上任桃園縣副縣長何異?

身為反派角色,雖然一方面檢視別人的缺陷,同時也是提醒自己勿重蹈別人的覆轍,這才叫做真正的批評和監督,成為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要當反對派除了批評別人之外,最重要的是還得時常批判自己,有沒有背離自己的初衷?有沒有背離自己的支持者?有沒有背離公義?假正義之名會取私利。

襲胸事件是付出了代價沒錯,兵役付了嗎?丟鞋子付了嗎?立法院的修理費付了嗎?連出庭都喊著這是政治迫害,好像有基本支持者上街抗議,民進黨就一定要禮讓,全國人民都只能聽你們的意見一樣。

如是政治迫害,也該向江國慶事件一樣,抄家滅族才叫做政治迫害。就算是政治迫害又怎樣?也要像曼達拉一樣,要坐牢就乖乖進去坐牢,政府不道歉不平反,就算要特赦也會拒絕出獄,這才叫做反派角色的骨氣。出來混,是不用還得嗎?高喊政治迫害歪理企圖逃避責任,又要謀取政治資本當官,簡直是丟人現眼。

襲胸事件的錯誤,認了錯付出代價,無庸置疑。但是廷神卻迴避自己犯的更大的錯誤,就是利用學運謀取個人政治聲望和權力,竊取學運的果實,「在體制外抗爭體制不公的責任尾巴沒收拾乾淨時,就躁進自己為是貿然跳入體制內奪權」,一下子就被拆穿是在欺騙玩弄學運支持者,要到什麼時候才會認這錯誤?恐怕只有被選票教訓之後才會,如果選票沒有教訓到的時候,又變成是勝選就是王道,頭過身就過,如此便與政客無異。

靠著批評別人的缺陷,沽名釣譽謀取政治資本,替自己的權力鋪路,拿到權力之後又繼續重蹈覆轍,這不是反對派,這就叫做政客。一方面檢視別人的缺陷,同時也是提醒自己勿重蹈別人的覆轍,做得到這一點,才是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早知道陳為廷襲胸 林飛帆:我們都是充滿缺陷的人
2014-12-24 ETToday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1223/4424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