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的抗爭權力,也是絕對的腐敗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言論權和抗議權也是權力的一種形式,「無限上綱的自我正當化言論」和「不擇手段的抗議作為」,也會使人腐化。可別天真以為站在執政者的對立面,就可以確保自己不會腐敗。

本人既然秉持「士大夫無恥,是為國恥」的信念,在這此開版發言,使用了言論權力,自然也要無時無刻不斷自我檢視,是否也出現腐敗的情形。

因為馬政府執政失敗的憤恨,加上違背民主程序正義強行通過服冒議題的特殊性,社會各界對於佔領立法院的行為,普遍採取較為開放寬容的態度。

只是這些寬容,反倒變成是鼓舞「無限上綱的自我正當化言論」和「不擇手段的抗議作為」的催化劑,讓這些不肖學運領袖習慣以救世主的口吻,趾高氣昂合理化談論自己脫序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好心被利用,換來「寵豬弄灶」、「恃寵而驕」的結果,萬不值得。

暴君執政失敗,必然是培養暴民的溫床。只是翻片古今中外的歷史,今日的暴民用暴力推翻舊政府之後,九成九會變成明日的暴君。黃巢、李自成、洪秀全、希特勒...,閃屎換撇尿,豈是百姓之福?

反倒是這些被壓迫的暴民領袖,很享受使用反抗權的成果。因為這些領袖眼中所看到的,與坐在龍椅上的暴君相去不遠,就是政治資本和權力。反正早晚都會被權力侵蝕腐敗,不如早點累積政治資本掌握權力,好好享受一番。所以使用反抗權會不會造成腐敗的後果,會不會傷害倒百姓,他們壓根一點都不在意。

什麼替弱勢發聲、替百姓教訓昏君...用再多把自己當成救世主的藉口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也是像口是心非政客一樣,不可相信。同是一群病入膏肓的狂妄徵候群病人。

本頻道立場雖然反對馬政府施政,但對於這些學運領袖利用民意謀取私人政治資本,濫用抗議渠練,又脫序不得體的惡質敗德行為,自是絕不寬貸,必然譴責到底。至於某些對馬政府恨之入骨之人,在旁邊加油喊聲鼓勵,我只能說:「你們將來等著被現在的短視給害死」。

鞋丟劉政鴻判罰1萬 陳為廷:正當防衛
2014-11-25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41125/512803/applesearch/鞋丟劉政鴻判罰1萬 陳為廷:正當防衛

橘子丟馬 魏揚遭銬
2014-11-25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1123/36224277/applesearch/橘子丟馬魏揚遭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