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庸也該有個限度

有人中箭求助於外科醫生,醫生只鋸箭身,不拔箭頭及向病人索取醫藥費。病人問醫生為何不拔箭頭?醫生回答說:「我是外科醫生,身體內的部分不是我的專業,要拔箭頭請找內科」。此權術稱為鋸箭法,也就是治標不治本。

社會上,時常可看見鋸箭法的應用。例如,彭政閔向球團告發蔡豐安打假球,球團將蔡豐安以莫名其妙的理由超渡釋出,卻不報警。釋出就是鋸箭身,不報警就是不拔箭頭。因為國際原油價格高漲,不漲價台電和中油就會倒閉,所以要油電雙漲,但不抓肥貓。漲價就是鋸箭身,不抓肥貓就是不拔箭頭。扁案之後,為了肅貪於是仿效香港廉政公署改制法務部政風司為廉政署,繼續把政風體系安插在行政權之內,而不是隸屬於監察權或獨立於三權(行政、立法、司法)之外。成立廉政署就是鋸箭身,不獨立行使職權就是不拔箭頭。

基本上不拔箭頭的理由,不外乎以下四種:
1.不知道要拔箭頭。
2.知道要拔,但是不會拔箭頭,只好鋸箭身杜悠悠之口,緩兵之計。
3.知道要拔,但不敢拔箭頭,只好鋸箭身杜悠悠之口,緩兵之計。
4.知道要拔,但故意不拔箭頭,好多收一次掛號費。
1、2種叫做「無能」,3、4種叫做「沒職業道德」。

縣長的廉政字卡:「談公事請到辦公室」、「不跟利害關係人應酬」。

自從發生葉世文弊案之後,每每有人不斷透過關係來來跟我套人情,說:「縣長是老實的好人,我送礦泉水給地方社團時,想把縣長的名字貼在罐子上,縣長阻止我說:『不要害我,我還要選舉』」、「我跟縣長做事很多年,縣長是會為了下一代著想,而去做點事情的人」、「縣府是資方,縣長是長官,請體諒團隊立場」、「盡量不要對外公開評論葉世文弊案,以免給團隊帶來困擾」...,要我不外對外評論葉世文弊案。

長官又怎樣?長官永遠都不是英明的!長官也會犯錯!長官永遠都是可以被挑戰的!更何況我們的薪水是桃園縣民給的,不是縣長給的,縣民才是長官上的長官。當長官背叛桃園縣民時,本頻道當然永遠是幫縣民說話,不是會去幫縣長緩頰!更何況前幾天,十三鄉鎮市長集體去跟縣長闢室密談到深夜,給縣長源源不絕的溫暖和安慰。縣長大人身邊已經有一群馬屁精在依偎取暖,不缺我這一個。不讓你們困擾一下,你們怎麼會知道你們困擾桃園縣民到多誇張的地步?

縣長說:「廉政署或是檢調,不能想說要把案子養大,對你們可能是有功勞,但很多訊息應該要更流通,大家能做更好的預防。」看到這則新聞,就一肚子火,根本是鬼扯一通、混淆是非,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也要看電視。

根據我向政風單位查證,政風的業務是預防貪瀆事件,但是如果已經涉及犯罪的「著手」階段甚至已經發生了,例如已經索討賄款或是綁標讓特定廠商確定得標,政風就會將這樣的情資轉給廉政署,進而決定是不是要報請檢調偵查。這種情形下因為涉及刑事訴訟法偵查不公開規定,就不會再提醒當事人和其主管,避免當事人串證、滅證。

所以,廉政署知道葉世文有貪污事實,檢調已經啟動偵查程序時,不可能再跟縣長報告,報告的話就是洩密罪,如同黃世銘一樣。因為廉政署怎麼會知道縣長和副縣長是不是一夥的貪汙共犯?就算縣長不是一夥的貪汙共犯,如果縣長知道副縣長貪汙,難道不會因為顧及選舉利益,然後像洪瑞河釋出蔡豐安一樣私了隱瞞實情,洞越來越大?昏庸也該有個限度!

再說廉政字卡:「談公事請到辦公室」。請問縣長大人:「你年底競選桃園市長時,你有辦法把全桃園的樁腳、意見領袖、民意代表、民間社團幹部、地方耆老通通請到縣政府的縣長辦公室排隊,一一拜票請託嗎?」你確定自己就能百分之百做得到?還是到時候又找台階給自己下:「因為選舉是私人活動不是公事,所以不必在辦公室談」、「地方競選總部的辦公室也是辦公室,所以一樣可以談公事」,那是在跟縣民莊孝維嗎?更別提龜山前鄉長陳志謀,就是在笨公事收賄以現行犯被抓包,在辦公室談公事就能防貪,除非同花打得過Full House!

廉政字卡:「不跟利害關係人應酬」。請問縣長大人:「你年底競選桃園市長時,你有辦法完全不跟全桃園的樁腳、意見領袖、民意代表、民間社團幹部、地方耆老吃一口飯、敬一杯酒嗎?」還是到時候又找台階給自己下:「因為選民不是利害關係人,所以可以應酬」,那是在跟縣民莊孝維嗎?更別提如果利害關係人打撞球、打保齡球、打高爾夫球、在路上或紅白場跑攤時不期而遇,不小心口袋多出一筆借款時,怎麼辦?還不是一樣貪!

明太祖朱元璋是殺貪官殺最狠的皇帝,但明朝卻是全中國貪汙最嚴重的朝代,為什麼?因為越靠近朱元璋身邊的貪官被懲處越重,離朱元璋越遠的貪官不但沒被懲處,還會升官發財,甚至地方知府縣令如果不貪污向中央的尚書、宰相、錦衣衛朝貢打點門路,還升不了官。

回頭看看向長大人你定的行政命令:「桃園縣政府及所屬機關學校請託關說登錄查察作業要點」。很湊巧,五職等以下的承辦人執行率趨近於百分之百,五職等以上的主管例如副縣長執行率趨近於零。就是因為官位大的人,特權越多,所以職等越高的執行率越低!現在出糗事,又搞甚麼狗屁字卡,到頭來縣長自己還不是理由一大堆做不到,職等越高的執行率越低,有個屁用?只是浪費桃園縣民納稅的錢去印廢紙而已。

承辦人每天朝九晚五,八點半就要打卡上班、五點半才能打卡下班、事情太多還要加班。局處首長等高級官員責任制,想離開辦公室就可以離開辦公室,愛去哪裡跑攤就去那裡跑攤,誰知道他們上班時間會跑去哪裡?承辦人只負責執行,局處首長等高級官員才有決策權力,你是廠商你要行賄誰?承辦人花了好年考試,好不容易才考上公職領一份死薪水,誰會為了幾毛匯款被判重刑?只有局處首長等高級官員,有能力玩弄法律的人,才敢挑戰貪汙的禁忌!沒機會貪汙的人,掛牌子執行率趨近於百分之百,有機會貪污的人,掛牌子執行率趨近於零,這不是本末倒置那是什麼?

話說到底,廉政字卡就是鋸箭身,有機會貪污的局處首長等高級官員,掛牌子執行率趨近於零,就是不拔箭頭。請問縣長大人,你是無能呢?還是沒有職業道德?你不該問廉政署為什麼養案?你該問的是,為什麼詹政雄這群親信和馬屁精,就算知道葉世文有問題,他們也不跟你報告?

縣長說:「這是我的縣政府」。胡扯,縣政府是桃園縣民的縣政府,不是吳家三代縣長的縣政府、不是吳伯雄的縣政府、也不是你吳志揚的縣政府!詹政雄就是吳伯雄當縣長時的舊屬,現在出事還切割「跟父親無關」,說謊也不打草稿。詹政雄就是鋸箭身,與父親無關就是不拔箭頭。

別太聽從爸爸的話,免得被爸爸溺愛到死而不自知!像我就常常不聽爸爸的話,爸爸說什麼,還要想一下合不合理,再決定聽不聽。從上次李朝枝炒池塘事件,就該有警覺用人不該用政商關係複雜的人,李朝枝下台之後,繼續任用政商關係複雜的葉世文,美其名藉助其營建長才。自己闖的禍,不知反省,還切割父親去怪廉政署,合理嗎?

縣長是好好先生、縣長人好,有個屁用?當縣長是要讓縣民每個人都好,不是縣長自己人好,請搞清楚這個邏輯!更何況做不好,還鋸箭身不拔箭頭、說謊切割,昏庸也該有個限度!

識人不明… 吳志揚:沒人告訴我
2014-06-04 中國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604000387-260102

養葉世文案等功勞?吳志揚批廉政署:訊息流通才能預防
2014-06-05 ETToday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0605/364517.htm

切割父親吳伯雄? 吳志揚:這是我的縣政府
2014-06-05 ETToday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0605/3645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