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的語言就像魔術師的袖子

政客的語言就像魔術師的袖子,處處充滿誤導視聽的陷阱。

1.部分事實法

我絕對沒有直接拿到好處!
(但是我間接拿到好處)

台中無黑心食品商!
(有黑心食品商,但是在我上台前)
(無黑心食品商,但是有黑心造紙商)

2.自始不能法

如果貪污案一審判有罪,我就辭職下台。
(一審定罪前任期早就滿了)

3.加字解釋法

馬上就會好。
(馬上好:馬上就會好)
(馬上不好:馬上漸漸就會變好)
(馬下時還是不好:任期最長就八年,只要平均經濟成長率不是負的,就是有變好)

4.雙關解釋法

關關難過關關過。
(沒被關時:"關關"都很"難過",但"關關"都"過"了!)
(被關時:"關關"都很"難過",進去"關關"就"過"了!)

5.巧門法

公投法規定國家如受到外力威脅時,總統可以發動防禦性公投。

第一任主席只做到一半就辭職了,不能算一任,黨章沒有明確規定,所以可以繼續選連任。

6.沒有標準,硬坳法

桃園國際棒球場淹水是因為雨下太大!
(怎樣的雨叫大?怎樣的雨叫小?毛毛雨對某些人來說也很大!)

馬市長不准連總統候選人參加台北市政府的跨年晚會,理由是跨年晚會是台北市政府辦的,應該要保持行政中立。馬總統候選人可以參加郝市長舉辦的台北市政府的跨年晚會,理由是因為他是前市長。馬總統候選人競選連任時,連趕嘉義、台中、新竹、桃園、台北五場跨年晚會,理由是因為他是現任總統所以全國都可以去。
(行政中立?高雄和台南怎麼不去?)

7.放大絕,恐嚇法

美牛不通過,美國就不給台灣免簽證了。

服貿不通過,台灣經濟就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