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碰到財團就轉彎,選民碰到執政黨也會轉彎

九月政爭,用監聽、告密、特偵組對付王金平是何等積極,非要置之死地不可,但是對上遠雄和頂新態度完全相反,雷聲大雨點小,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東窗事發可以讓私人飛機飛走,檢察官起訴還會出現筆誤,甚至還當買辦主動用行政裁量權幫財團大賺一筆,利益輸送喪權辱國。要說財團沒給政治獻金或馬英九沒有把柄在財團身上,我才不相信。

既然馬政府碰到頂新、遠雄...等財團就會自動轉彎。那抱歉,我們碰到國民黨籍的候選人也會自動轉彎。魏應充可以回帝寶過年,國民黨五位補選立委候選人,也可以做好中箭落馬的準備,落選回家好好過年。尤其是在魏家大本營永靖補選立委的卓伯源。還有情人節當天,不可以宣傳那一位。

羈押不了魏應充,自然會斬永靖鄉的執政黨立委候選人出氣

當年扁案海角七億,陳水扁被裁定交保停止羈押,舉國譁然。特偵組提抗告發回更裁,中途撤換裁決不必羈押的周占春審判長﹐改由蔡守訓接手審理,之後把陳水扁壓起來一路關到漏尿才放出來。說什麼總統和行政權不能干涉司法,騙三歲小孩嗎?與其說是行政干預司法,正確來說是司法難敵民意。

陳水扁貪汙七億,雖令人不恥,也沒害到百姓身體健康,都被關到漏尿。魏家賣黑心食用油,大賺黑心錢不下數十、數百億,還下毒迫害民眾身體健康,對比陳水扁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還能放出來回家過年,天理何在?高院發回更裁,地院不換法官,同一個承審法官會自打嘴巴推翻自己的原裁定嗎?不可能,只是演一場戲安撫民眾罷了。

監聽可以先斬後奏,以後就不要抱怨總部被掛老鼠尾

即使知道嫌疑犯是誰,一但開始監聽也有可能會聽到其他與刑案無關者的通聯記錄,例如疑犯女兒借電話打給朋友談論同學隱私八卦。所以一定要有司法權背書,才能符合憲法為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以法律限制自由權行使的條件。

立下典範,往後其他縣市長別再說這我做不到

別人不敢拆的,柯文哲上台馬上就拆;別人不敢查的,柯文哲上台馬上就查;別人不敢辦的,柯文哲上台馬上就辦;別人不敢做的,柯文哲上台馬上就做。

陳水扁、馬英九8年任內對高鐵BOT不平等條約束手無策;郝龍斌8年任內放任馬英九訂下的BOT不平等條約置之不理,讓財團對市政府予取予求,柯文哲上台就敢嗆到遠雄不得不重新議約。

暗地裡包庇違建的黑金民代政客,就是燒死人的罪魁禍首

風災、水災一半是天災,一半是人禍。冬天的火災,九成九是人禍,因為低溫狀態自然界不會無故自燃。

每次發生全國矚目的火災,就看到那群黑金民代政客,拼命裝成悲天憫人慰勞罹難者的樣子作秀,當起正義使者質詢官員缺失,搶曝光度。但是鋒頭一過,媒體關注度降低之後,照樣拼命刪拆除違建預算,繼續關說護航包庇違建業者,繼續替選舉樁腳和個人謀取私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