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外球員全部免選秀,留在台灣的是次等球員嗎?

我雖然不認同中華職棒會長可以提名旅外優秀球員,免參加選秀這種人治主義色彩濃厚的制度。但是要我也絕對不可能同意:所有旅外球員因為他們已有職棒經驗,又是自由球員,都應讓各隊自由接觸免參加選秀。

對於日本或韓國來說,他們本土職棒的薪資有一定水準和社會地位,職業球員多是取得本土職棒自由球員資格後,才轉戰國外職棒聯盟,當然一旦挑戰失敗回鍋本土職棒,讓球團自由談約沒有爭議。

選舉習慣靠買票的政客總有一天會有報應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選舉習慣靠買票的政客總有一天會有報應。檢察官在機場抓人是高招,因為這樣就可以證明有逃亡之虞,聲押成功率比較高。

選民服務再好,也掩蓋不了議長買票賄選的事實。既然自認為人海派服務有效率,那就憑實力選議員和議長,放著老家安定不選,要空降玉井山區鐵票區選!如果不買票一樣可以吸到民進黨員的跳當選議長,那當初何必買票?買票被抓包又哀父哭母,那就是沒信心能靠實力服務當選議長,那現在又求情解讀,「就算李沒買票,民進黨還是會有人跑票」誰會相信?

同一組法官不可能自證亂裁,打臉一萬次也沒用

高等法院打臉一萬次彰化地院也沒用,只要案子發回彰化地院給同一位吳永梁審判長合議庭審,一樣還是交保。同一個法官不可能自己打自己臉,第一次交保後面又裁定羈押,那不是法官自證亂裁。

刑事訴訟法規定更審法官不能是前審法官。所以二審宣判之後,上訴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發回更審,案子回到高等法院就一定會換法官。原因就是同一組法官不可能自證亂判,不可能先判有罪,後判無罪,更審不換法官只是不斷浪費訴訟資源。

復興航空台北空難,一樣是不肖財團下的血汗悲劇

不肖財團為了牟利拼命提高運量,卻捨不得花相對成本培養足夠機師、空服和地勤人員。血汗工廠,超時工作,把基本安全置之度外,根本就是謀財害命!

何止航空業如此,醫院、科技業、用28K請司機的捷運公司,就不是嗎?讓醫生護士超時工作的醫院,有人敢給他看病?會報復抗爭要求飛安和勞動權益機師的華航,給薪吝嗇的高雄捷運公司,安全成本投資可想而知一定是能省則省,這種捷運和飛機有人敢搭乘?

選你當市長是要查弊案,無關市長職權的事就別亂發言

「殖民是帝國主義侵權行為」,此話不錯。吳育昇、羅淑蕾選前為何不敢用這種觀點,批評連戰和郝柏村的兩蔣威權式的帝國主義心態?

如果不喜歡被人批評是殖民者的皇民後裔,就不要說別人新加坡、香港被殖民越久,果然(文化)越高級,說實話不行嗎。柯文哲候選人被說是皇民官二代,不爽。柯文哲市長說新加坡、香港是因為當英國皇民夠久,所以文化比較高級,新加坡人和香港人會爽嗎?為何第一時間要推是媒體翻譯有誤,就是因為知道此話不妥心虛。如果不喜歡被別人騙,就不要想騙別人。如果只能允許屬下騙自己一次,那自己就該一次都不能騙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