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覺得奇怪,一個中校副隊長多次私自帶富豪親友團,進營區參觀阿帕契直升機,全部隊竟然像植物人一樣完全沒有反應。原來601旅長自己也帶人參觀軍營,上樑不正下樑歪,自己帶頭違法哪有立場去指正下屬的過錯?長官下屬互相抓住對方把柄,最後讓軍官帶親友進營區變成不可以說的秘密潛規則,讓國家機密保護機制蕩然無存。

國軍每次爆發醜聞,就會看到偉大的國防部長和三軍統帥震怒高喊要整飭軍紀,整飭個半天還是一樣軍紀渙散,因為所有人心知肚明都是玩假的。

玩阿帕契很多次了,意思就是當洪仲丘被整死的時候,勞乃成早就已經帶人參觀阿帕契多次。但是義務役下士洪仲丘耍白目,不買代理士官長的帳,因為沒有後台所以被整死。而勞乃成官居中校副隊長又是將軍官二代,帶領貴婦名媛團參觀阿帕契直升機,把國家機密當成攀附名流權貴的玩具,各個來頭不小後臺超硬,長官就睜隻眼閉隻眼,當作沒看到。

美式民主雖然尊重反對意見,講究人權,但有權力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不代表鴕鳥鄉愿。就算是洗門風也是父子一起洗,不是有權之人躲在背後要別人負責。台灣就是只學到人家的一半,才會被新加坡開明專制李家獨裁者取笑:「亞洲人不適用民主制度,要用法家思想統治」。

主事者要錢很行,辦事不力。爭預算辦比賽搶功勞第一,解決問題就慢慢來,用兵役當誘餌強拉民伕,不尊重職業運動員的社會地位,從來就不是棒球運動的專利,對郭泓志如此,對陳柏良也一樣,在台灣全部運動項目都是如此,這算是另類的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嗎?非要等到明星球員向媒體抱怨,引起社會關注才肯積極任事解問題。

台灣是徹頭徹尾的足球沙漠,報紙每天都有棒球新聞就是不會有足球新聞,難得自家辦比賽,應該多給這些奮戰的球員和教練鼓勵和關注,增加他們對運動的熱情、曝光度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