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整件事情來龍去脈,就是林冠華在傳統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教育環境壓力下,得不到成就感,把怨氣發洩在抗議反歷史課綱微調上,之後就想不開自殺,變成被媒體操作政治事件。本來是想讓社會輿論沸騰,反思歷史課綱,現在反倒變成蔡英文登基總統大位的肥料,真可悲。

最該為這起悲劇負責的人,就是林的父母、馬英九和蔡英文。其中最可惡非馬英九和蔡英文莫屬。當初馬英九軒舉政見就是,當選之後把中油、中正紀念堂名稱改回來,第一次當選因為還要選連任怕淺綠票跑走,一個都沒改,第二任權力出現危機才開始把課綱調回國民黨史觀。只為了展現自己不是跛腳總統,在任期結束前操作意識形態,要逼蔡英文說出國家認同和兩岸政策,反被蔡英文抓到操作本土化把柄。

「柯文哲說他以同樣身為高中生家長,想跟這些學生說「孩子們,你們勇氣可嘉,辛苦了,請保重!」

學生衝教育部被抓被關,換來柯文哲可以高票當選,繼續朝連任之路邁進,當然要大肆鼓勵一番。要用這種標準沒意見,就記下一筆,別哪天臺北市長辦公室被反對市民衝撞占領時,就請柯文哲市長用柔性勸導,別上銬逮捕抓走現場採訪記者和抗議分子,也拿法治大帽子扣給反抗者。到時候就用你柯市長提出一樣的標準,來檢驗你柯市長。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要行使革命民權推翻政府,就別想還會有恐懼砍頭的權利。可以用觀落陰問問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民主前輩鄭南榕,他有怕過嗎?

儘管事前已和律師沙盤推演可能狀況,但看到同伴被上銬,心中很震撼。如今教育部要對闖入學生提告,我非常、非常失望與憤怒。衝教育部之前已經跟律師沙盤推演,衝完之後背上銬逮捕告上法院,才說震驚、恐懼、對統治者秋後算帳感到失望,一付裝可憐裝無辜博取同情,像統治者求饒的懦弱表現。

初選和蔡煌瑯爆料王朱配成局,6月11號洪秀柱就會宣布退選。結果6月12號洪秀柱民調破磚篤定被提名,還罵準總統候選人洪秀柱不訪美,是沒有國際觀的草包。笑死人了,烏龍爆料會退選結果沒退選,一句話都不解釋。還敢出來大放厥詞,說洪秀柱是假學歷。

獨派掌握台灣教科書20年,國民黨掌握台灣教科書至少40年,日本殖民掌握台灣教科書也有50年。正確來說應該是:統治者掌握教科書不知道有幾千年。自從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隋文帝開科取士、明清八股文,就是統治者掌握教科書的。

隨便舉個例子,過去教科書都說,國曆3月29日革命先烈紀念日,又稱青年節,是為了紀念黃花崗之役犧牲的青年革命烈士。問題是黃花崗之役發生時間是宣統三年3月29日,西元1911年4月27日。農曆3月29日發生的事件,竟然把國曆3月29日訂為紀念日。國民黨馬英九執政8年都不改回來,連自己的祖師爺忌日都搞錯,這是莊孝維嗎?要不是有維基百科,還不知道會被騙多久。該改的都不改,現在教育部出來講一大堆理由,誰聽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