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打到職棒,難道不用對身邊默默付出的人負責嗎?

「各國職棒都可能發生一樣守備問題,與其偏激言論不如題出解決方案」

不需要你的贊同!日本職棒的選手像機器人一樣,久久才烙賽1、2次。美國職棒發生離譜失誤,馬上就用很多NP彌補。中華職棒三不五時就自毀長城,沒有看到離譜表現反而不正常。這叫做一樣守備問題?你是第一天聽本節目嗎?許老師已經提供多少解決方案!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是祖先為了告誡子孫珍惜資源的警示寓言,這叫偏激詛咒。只不過是把球員視如敝屣而丟掉的基本做人態度奉還給他們而以。不知道現在路上有多少人看到或聽到中職球員,只差沒把三字經罵出來而已。

「講得好像一口好球.怎麼不自己下去守備看看- -不懂你憑什麼把他們批得比垃圾還不如」

垃圾是你說的我沒說過,不過很多人早把中職當垃圾也是事實。沒開過發電廠、加油站的人憑什麼罵台電和中油經營沒效率還漲價?嫌電力和汽油貴的人,怎麼不自己去開發電廠和加油站?是要開過發電廠、加油站,才能評論台電、中油不檢討酬佣浪費還亂漲價嗎?

搞清楚「職業」兩個字代表什麼義意?只是領薪水打棒球就叫職業嗎?那台電、合庫、城市隊為什麼不是職業球隊?所謂職業,就是不僅對自己負責,還要對別人負責!難道職棒只要對自己和球迷負責就好了嗎?

陳之藩的謝天:「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天罷。無論什麼事,不是需要先人的遺愛與遺產,即是需要眾人的支持與合作,還要等候機會的到來。越是真正做過一點事,越是感覺自己的貢獻之渺小。」

球員進入球場為什麼要對球場鞠躬,就是因為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只好謝球場!

請中職的球員好好反省:
體委會一千萬的補助是誰的錢?納稅人(這些人未必懂棒球)。
從小大到大使用的棒球場是誰蓋的?納稅人(這些人未必懂棒球)。
求學時能包吃包住包學費是誰買單?同校同學繳的學費(這些人未必懂棒球)。
在打三級棒球時的食物、球衣、球具、交通費是誰提供的?家長、後援會和贊助廠商(這些人未必懂棒球)。
今天能打到職棒,是不用對這些人負責嗎?

如果魔術師在台上表演破功,應徵面試時把自己說得天花亂墜,錄取後丟一個專案給他就被考倒。說自己是職業棒球,卻表現出荒腔走板的鬧劇,不被當成笑柄才怪。不是跟火影忍者第一集,鼻涕還沒擦乾,就要跟爺爺爭火影的名號,整天纏著爺爺決鬥的木葉丸一樣?再看看影片,那些球員的臉上寫得是什麼東西?「啊!不小心又失誤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失誤,失誤都已經發生,謀哩系咧按怎?」不罵球員,難道要罵天、罵球場、罵提供肩膀給他們站的無名大眾嗎?要是沒有這些無名眾人的貢獻,有這些自稱職業球員表演的空間?還好意思打全纍打就振臂、投出三振就拉弓、拿了個IBAF世界少棒冠軍就不可一世。

行成於思毀於隨,成功是建立在縝密的思考上,失敗都是毀在漫不經心的失誤中。為什麼會漫不經心,就是因為自以為是的傲慢!還有人自以為咬著菸草吐口水、對著看台比昇龍拳、被盜壘就投報復觸身球叫霸氣!鋼彈倪,倪福德不是曾在休息室拿球棒學索龍的三刀流,那航海王的核心思想學到了嗎?

惡龍非常瞧不起吃了惡魔果實而變成旱鴨子的魯夫,挑釁他:「像你這種被丟到海裡都沒辦法自己浮起來的人,到底能做什麼?」

魯夫回答:「就是因為我什麼都做不到,大家才會來幫我。我既不會劍術,也不會航海術,也不會做菜,更不會說謊。我有自信,如果別人不幫我,我根本活不下去!」

惡龍:「你居然如此肯定自己有多沒用,……根本不配當船長!你到底能做什麼?」

魯夫:「為了不讓你傷害我的夥伴,我可以打贏你!」

這才叫做霸氣!錯把馮京當馬涼、誤把稚氣當霸氣,可笑到極點。

牛頓說過:「我看得比別人更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愛因斯坦把廣義相對論的數學部分歸功給友人。

人家物理學大師都不敢驕傲,那些自稱職棒的球員、只不過拿了個IBAF少棒冠軍的卑南國小國手們,何德何能可以自命不凡?這也不能怪球員,是因為菁英棒球不會跟教球員這些東西,讓球員沒有反省棒球哲學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