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到只剩全壘打

台日義賽後,秋山幸二監督對中職的感想是:「我覺得這樣結果,應該是理所當然的。」

說得好,日本職棒和中華職棒就像伊索寓言的「螞蟻和蟋蟀」一樣。中職就是每天遊手好閒,養尊處優過日子的蟋蟀;日職是夏天勤勞工作在準備冬天的食物。如果這樣還讓中職打贏日職,這世界豈有公平與正義可言嗎?

又說:「中華職棒打者擁有不錯的長打能力,未來經典賽再碰面會多加防備。」

真是過獎了!我對台日義賽只有一句評語:「中職是窮到只剩全壘打」。

台日義賽3發全壘打,栗原健太和林泓育那兩隻是貨真價實的全壘打,潘武雄那隻是東京巨蛋的特產:「空調全壘打」,要是出現在洲際棒球場守備不搞笑早就出局了,日本一堆好手都打得出來有什麼好捧的!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徐展元主播和鍾老師正在轉播興農和統一的熱身賽。徐主播說:「比全壘打數量我們贏日本耶!」「我問潘武雄打了田中將大的反方向全壘打之後,有沒有日職球隊要簽你,統一可以拿到一筆簽約金。」「我跟張泰山說你知道鈴木一朗幾歲嗎?39歲!你說不定還可以去打MLB。張泰山跟我說如果打MLB就可以請很多人來按模。」「林益全雖然在東京巨蛋守備失誤,但是官辦熱身賽調整得很好,又飆出一隻全壘打」「興農今年有五位姓林的投手,可以說是武林高手」....真是夠了!

徐主播你可以從一個電動白痴變成電競當家主播,我承認你是一位認真做功課的主播。但是這一次,我想用孝莊太皇太后訓斥康熙的話來送給你和鍾老師:「你們知不知羞恥,你們害不害臊!」打得好就是打得好,打不好就是打不好,明白跟球迷講清楚說明白,有這麼難嗎?餵球迷嗎啡是很高尚的舉動嗎?

媒體要把王建民捧成台灣之光,緯來幫要把陳金鋒捧成台灣蜂炮,把彭政閔捧成火星恰,我沒意見,因為他們的成就和實力配得上。但是吹捧什麼:興農神全、普吼獅高、潘武神、森林王子、黃金戰士、米你郭、YOYO MAN、火哥炎哥焱哥燚哥,甚至我不客氣地點名連陳江和這種,身手不如日本業餘球隊的球員,也給他冠上什麼「大聯盟龜」...,真是肉麻當有趣!碰到貨真價實的國外職棒高手通通被打回原形。

這些人明明只是些高階1A、1A,甚至Rookies聯盟的貨色,冠上這些名不符實的明星頭銜,跟地下電台賣不實的減肥藥有什麼不同?你們緯來幫以為這麼做是行銷職棒嗎?大錯特錯!這叫「沐猴而冠」,只會害選手眼高手低,讓球迷無法面對國際賽的殘酷現實而已!球衣、吉祥物、印賽程表、主場比賽回饋東部...這些該做的行銷放著不去做,盡想些旁門左道的白日夢,這不是不知害臊,還是什麼?。

徐主播在棒球的故事介紹職棒歷年的場內全壘打,還說:「希望中華職棒出現更多的場內全壘打!」徐主播你不可能不知道場內全壘打出現的意義是什麼吧!

場內全壘打出現不一定就是跑壘速度快,它代表的是「守備失誤」和「外野弱肩」!全世界最不能捧的就是場內全壘打,怎麼還會希望職棒出現越多場內全壘打越好呢?

以下是中職熱身賽張正偉擊出的場內全壘打:
http://youtu.be/s3ut2mt4kKg

請看2:12秒處,球早就已經傳到本壘附近,是因為野手沒傳準加上補手沒接好,張正偉才能安全回本壘。要是在日本職棒和大聯盟,張正偉早就死到有剩,連這種半吊子的回傳球也要捧嗎?官辦熱身賽,從林益全打全壘打之後搞笑守備,陳雁風猛打賞之後得意忘形跌倒,到張政偉的半調子場內全壘打,這些不是代表中華職棒再做「假春訓」是什麼?還好意思說選手調整的真好!某團長也是好意思說:「我們在主播檯說好聽的話,只是想給球迷一個愉快的夜晚!」這不是不知羞恥,還是什麼?

之前亞職大賽時,郭俊佑尻了裴英洙一發兩分砲,做那個什麼誇張的振臂動作。郭俊佑你知道做這動作是把自己的格調弄低,讓自己變成跳樑小丑嗎?

內川聖一在橫濱隊時,球迷到官方網站留言指責腦殘的橫濱球團:「為什麼總是只有內川聖一一個人在打球?為什麼總是只有內川聖一一個人在打全壘打?」內川聖一有在隊友扯後腿時,因為只有自己表現好就得意忘形,一副以救世主自居的樣子嗎?

沒錯統一打擊熄火,你郭俊佑很厲害打了全壘打,但是在你的全壘打背後是你隊友一連串的守備失誤、戰術失敗和牛棚放火,你是要高興什麼東西?這不是「窮到只剩全壘打」是什麼?

亞運時韓國打了陳冠宇全壘打之後甩花棒,陳鴻文故意砸韓國球員。照這邏輯,吳昇桓的火球是不是該砸在統一球員的屁股上,而不是投在本壘板上方?被打全壘打就三振回來,被三振就打全壘打回來,棒球不就是如此嗎?陳鴻文,砸人不是代表有義氣,而是做濺自己,你可知道?

內川聖一和郭俊佑;吳昇桓和陳鴻文;誰是跳樑小丑、誰才是職棒明星;誰代表的是半吊子的棒球價值、誰才是代表的真正棒球價值,不是很明顯嗎?

我們的球員對國外職棒好的地方學不會,壞的倒是學很快。這不是「半桶水棒球」是什麼?更可悲的是,看臺上那些追星球迷也非常喜歡那一套。這不是很像因為「沒有是非」而腐敗台灣社會,幾乎如出一轍?腐敗的職棒不就是腐敗台灣社會的縮影嗎?

再補充一點,請緯來幫回去看看這次台日義賽,J-Sport給你們的畫面。照的都是秋山監督、兩隊板凳球員、貴賓,有沒有三不五時一直照正妹?

你們緯來幫一定會說:「那是因為這是是賑災義賽,氣氛比較嚴肅才會沒有正妹的鏡頭。」不只是義賽,請大家去看看NHK世界台不定期轉播的日本職棒畫面,幾乎不會有正妹的畫面,除非7局打完,放氣球跳YMCA才有可能會出現正妹的畫面。

原因很簡單,因為職棒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比賽;球場是不可任意褻瀆的戰場,如此而已!當你們緯來幫在總冠軍賽後宣告明日先發時,攝影師不去照投手名單而聚焦在工讀生美眉的胸部,徐主播還在一搭一唱!背後代表的意義是什麼你們緯來幫的知道嗎?

就是侵犯了棒球、侮辱了為台灣棒球付出的先賢和前輩、褻瀆了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講白話一點,就是因為棒球比賽很難看,只好拿美眉的胸部彌補。堂堂棒球比賽比不上一位工讀生美眉的胸部,看美眉的胸部勝過看棒球。既然自己的態度如此輕浮,那又何必一直要怨別人、怨媒體只會說職棒的壞話?

徐展元還是那套:「沒機會讓日本職棒明星領教林岳平的火球。」「高志綱打擊不錯,打了很多界外飛球。」

徐主播,你知道你在講下去,很多人會想砸電視嗎?你要作賤自己到什麼程度?

鍾老師又在獅牛熱身賽發表對日本職棒的看法:「跑壘的能力刺激守備的能力,投手的能力刺激打擊的能力」。

那怎麼不接著說說中華職棒是:「投手的無能拖垮打擊的能力,跑壘的散漫拖垮守備的能力,虛偽的長打拖垮進壘的能力,守備的失誤矇蔽得分不足的能力」。

明明就是技不如人,還死要面子硬撐,做人不用做的這麼可憐和卑賤吧!展元大師。誠實面對現實有這麼難嗎?自己都不能誠實面對自己,有什麼立場批評打假球「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的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