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總洩密案就是法律瑕疵

在談呂總洩密案之前,先說一個故事。

幾年前我剛進鄉公所當臨時人員,我的課長第一天就跟我說:「你雖然是臨時人員,仍然是受公務員服務法約束下的廣義公務員,你從職務上可以知道很多洽公民眾的秘密,例如誰跟誰離婚、誰家有幾個小孩、誰是誰的養子、誰的父母過世.....等,這些秘密一旦下班之後就通通把它忘光光,不能跟任何人說,就算是自己的親人也不行,就算這些秘密是當事人的左右鄰居和親朋好友都知道是公開的秘密,我們也不能說。」

又說:「媒體或有心人士要從當事人的親朋好友、左右鄰居知道當事人的秘密是他們的本事,如果是從我們公務員的嘴中說出來坐牢的是自己。被人發現有對價關係,那就可能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刑期十年起跳;沒有對價關係,也有可能構成刑法132條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318條公務員洩漏工商秘密罪。」

統一獅飛總捲入職棒簽賭
2012-2-16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561202

呂應訊時坦承知道妻子將球員受傷、出賽等資訊告知「珠姊」,但他說:「我不認為這是犯罪行為!」

長期洩漏球隊內部密資呂文生夫妻認了
2012-02-16 東森新聞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216/25503.htm

呂文生夫婦坦承多年前就結識組頭黃德銘及楊秀珍,並長期將統一獅隊球員近況、出賽資訊及調度等球隊內部秘密資訊洩漏給黃、楊2人。

涉簽賭洩密獲交保呂文生辭教頭
2012-02-17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217/34031381/

呂文生雖堅稱這些資訊「沒什麼大不了」,但檢方當庭指摘「那為何不叫組頭去看報紙就好」,且身為總教練卻不避嫌與組頭往來,「如何要求子弟兵拒絕組頭黑道誘惑」,呂才承認自己行為「確有不妥」。

這段話有兩種可能性:實話或謊話!如果是謊話,那就是明知違法卻故犯,真該關進大牢加永久禁賽。如果是實話,那就是代表「球員和教練只是一群會打球的機器,道德及法治觀念比正常人應有的認知還差勁,」以及「南檢認養統一獅,進行法治教育是天大的笑話!」

我們的法律對公務員有不能貪汙和不能洩密的要求,對於其他行業的人當然也有類似的要求。

類似公務員違背職務收賄罪的就是刑法342條背信罪: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
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類似318條公務員洩漏工商秘密罪的就是刑法317條洩漏業務知悉工商秘密罪:
依法令或契約有守因業務知悉或持有工商秘密之義務,而無故洩漏之者,
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就算沒有對價關係,教練和球團當然是「依契約有守因業務知悉或持有工商秘密之義務之人」,球員資料當然是工商秘密,長期洩漏給組頭,怎麼解釋都不可能不違法!

獅隊球員堅信飛總清白
2012-02-16 中國時報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Inc/2007cti-news-Sport-inc/Sport-Content/0,4752,11051202+112012021600142,00.html

林岳平:「我相信呂總的人格,他當總教練期間,總是提醒我們不能做壞事,一個對此時時耳提面命的人,怎麼可能自己去做。」

高國慶:「呂總每次開訓時總要我們不能賭博、不能吵架、不能偷東西,他是如此強調『三不』,相信他一定是清白的。」

張泰山:「我堅信呂總的個性,絕對不會碰這種事,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

當年曹錦輝被發現只接受性招待然後不起訴,陳致遠出來說:「如果曹錦輝是清白的,我們大家都希望他回來效力,而且我們會一起盯著他。」結果曹錦輝沒事,自己卻被判形!之所以希望曹錦輝能回中職不是因為他清白,而是因為自己也是共犯之一,間接幫自己的罪刑開脫,留一條退路。

我尊重你們這些球員講義氣要挺自己的總教練,但是也請你們回去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在民眾的眼裡是什麼德行!自己的總教練在地檢署都已經認為不妥,還有什麼好相信清白,還是你們球員認為只要沒放水,就算犯其他罪也算是清白,就可以繼續打職棒?

獅隊財產受損 呂才構成背信罪
2012-02-17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217/34031388/

鍾重彩認為,如僅呂妻與組頭有聯繫,呂沒從中獲利也沒打假球,那是道德瑕疵,不該法律解決。

涉嫌違反刑法背信、洩漏工商秘密罪,還不該法律解決,那要怎麼解決?用道德解決嗎?沒有道德的職棒高層要用道德方式解決有道德瑕疵的總教練,是要怎麼解決?像林易增一樣私了,然後越補越大洞嗎?只要一出事,永遠會有一群浮動標準、漠視道德又鄉愿的棒球人和球迷出來開脫,那是要檢討什麼?那是要怎麼用道德解決?勸鍾老師還是趕快把緯來球評辭掉,學高克武教練回故鄉從品德開始教小球員,還比較有貢獻。不要為了這口飯,把自己的名聲和地位弄低。

開幕前檢調大動作辦案,當然會讓球迷和職棒從業人員不滿,抱怨檢調凌遲職棒、都抓小(球員和教練)不抓大(組頭)。檢調不敢辦隨便動民代,我相信!大組頭珠姐早就被收押,收押之後才咬出呂文生這隻大野狼,怎麼沒有辦組頭?我倒想請問這些人:「檢調不辦呂文生,除了珠姐和呂嫂外,誰知道呂文生是一位披著羊皮的偽君子?」「當呂文生苦口婆心訓誡球員三不時,有誰知道他背後一直把資料送給組頭?」要永久斷絕假球案很簡單,只要馬總統宣佈,從今以後凡是職棒球員和教練涉嫌犯罪一律特赦,檢調不得偵辦,讓假球永遠除罪化不就得了。

事後記者會

呂文生指出,因為妻子謝馥鈺與組頭有電話聯繫,自認交友不慎,因此認罪(背信罪)。不過,他強調絕不是假球案,但坦承有疏失。

謝馥鈺在記者會上落淚指出,對朋友的背景沒有深入瞭解,可能被有心人士利用。她同時發表3點聲明,強調與這名組頭沒有任何財務往來,這件事情與假球案無關,她與先生並沒有從中獲利。

不是假球案又怎樣,難道這不是醜聞案嗎?這案子代表得是組頭和職棒互動模式的進化,從最早用暴力恐嚇綁球員操縱比賽,變成用利誘綁球員操縱比賽。現在收買球員操縱比賽刑罰加重,再變成跟球團員工拿資料開讓分盤,了不起犯個背信輕罪。不管事假球案還是洩密案,「總教練長期把球隊資料交給組頭」這個行為能不能被社會接受?鐵定是不被接受!既然不可能被接受,能沒有法律的制裁嗎?

我倒想問問在台南球場舉著「飛總無罪」布條的球迷:「如果呂文生與組頭長期不當往來不開棒球界,那陽森、曹錦輝、謝佳賢就該離開職棒嗎?」如果呂文生與組頭長期不當往來,只因他形象好就不必離開棒球界。那別的總教練只要形象好,也可以名正言順把資料拿給組頭。若是如此「把資料拿給組頭」這個行為,不就是被社會接受而且沒有道德瑕疵的行為嗎?這不是悖論!

再說媒體

「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是新聞」。媒體本來就有誇大、嗜血的習性,明知媒體有嗜血的習性,還去做「見不得人的事情」好讓媒體「有血可嗜」,那不是媒體的問題而是自己的問題。Makiyo的說謊打人的行為當然違法,那些追打Makiyo的媒體和檢討演藝圈炫富風氣橫行的名嘴,自己也是半斤八兩。那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

媒體會去窮追猛打Makiyo,代表Makiyo還算是個咖,有被追打的價值。當發生假球案都沒有媒體追打時,代表「中華職棒連個咖都不是」。

怪東怪西、怪檢調、怪媒體,就是不會怪自己!在怪檢調選擇性辦案、再怪媒體報憂不報喜之前,請球迷、球員、教練、職棒從業人員先好好檢討自己!

「政府要想辦法 如何讓地下組頭不法進入」

全世界哪裡沒賭博?全世界哪裡沒假球?MLB黑襪事件、NPB黑霧事件之後,自己闖的禍自己收拾,人家有一直跟政府要奶吃嗎?職棒從業人員就是一些短視近利的小人和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政府在怎麼幫也沒用。

「身為媒體人 請想想你們是不是都報憂不報喜」

那身為中華職棒什麼時候願意把轉播權分享給別家媒體?別說轉播權了,連統一自費轉播紅白賽,有一場緯來沒時段可以播也不是著賣給別台!十七局大戰新聞報那麼大,第二天發現參與球員都是涉嫌放水,這種聯盟的總冠軍賽新聞有什麼好報的?第一天誇獎,第二天就露出馬腳,誰敢誇你?

今天林書豪在NBA發光發熱,媒體大篇幅報導;呂文生洩密只有新聞台短短一行跑馬燈,這代表林書豪站在社會希望的那一邊,呂文生站在社會絕望的那一邊。堂堂統一獅的總教練呂文生不但遠不如林書豪,只值「一行跑馬燈」。

哪天,中華職棒開個澄清記者會,記者連去都不想去,或是因為有點心吃才勉強派實習的記者去照兩張相片,那才是中華職棒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