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有名馬,祇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

韓愈:「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食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故雖有名馬,祇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

就是因為還有那麼多精神可嘉的熱血青年在奮戰,就更凸顯劉玠廷和洪一中的經營團隊,就如山羊在帶領獅子打仗,更讓人感到惋惜和為之氣結。

既然重攻輕守是你洪一中的選擇,那洪一中你自己就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例行賽時效果不錯勝多敗少,就算我決策英明,就不是結果論。總冠軍賽時勝少敗多,就是覺得怪怪全是運氣不好,跟你說出問題點和解決方式舊式結果論,這是什麼雙重標準?

更何況守備不穩只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常年例行賽過度使用中繼投手,長久累積的疲勞度,造成牛棚搖搖欲墜。偏偏守備失誤就出現在牛棚投手登板的時候,讓搖搖欲墜的牛棚投手信心崩潰,把牛棚的弱底放大,才會感覺那麼痛。例行賽多那幾勝,只是殺雞取卵用新鮮手臂換來的,沒什麼好拿來說嘴。

如果不是Game 5王溢正完投和Game 6三洋投接力車輪戰,無須動用本土牛棚投手,替你擦屁股收拾善後,洪一中你捫心自問會有第七戰可以打?Game 7,沒有王溢正,沒有三洋投,雙方都無法避免用本土牛棚車輪戰廝殺,絕對是超級打擊戰,雙方得分都很難低於5分。

去年「空謝事件」的時候,劉玠廷是怎麼寫信批評林義守的?先不論當年空謝搞出來一連串的爭議。劉玠廷批評林義守不會經營職棒時,內心就是一副「我的行銷策略,可是成功讓職棒回春的經營者,你們不配合我,就滾出職棒圈」這種少年得志不可一世的心態。

不只如此,對保羅、對銳、對RJ、對謝長融、對伊紫帆,先不論這些人是否站不住腳,哪一次不是用傲慢霸道強硬,動輒封殺、媒體放話、對簿公堂的態度處理事情,對屬下容不下任何不同意見和聲音!就是這種有少年得志不可一世的霸道的領導力,不聽我的就滾出去,才會吸引洪一中和吳俊良用竭澤而漁的馬屁精,因為只有這些人才能在這種環境之下生存。換哪一個人來當總教練都一樣。

當年我們是怎麼罵興農牛搞全本土政策的,為省錢不請洋將而亂操投手,全世界沒有全本土的職業運動,因為對職業棒球來說外籍和本籍選手都必須均衡發展!

今天Lamigo的洪一中總教練:「台灣近幾年比較缺少獨當一面的投手,寧可先把我們的打線補齊。」(更可笑當年不選砲手高國輝改選投手曾琮瑄,可是不後悔的,選到王柏榕才這樣說,這不是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這什麼意思呢?

就是反正選秀選進來的本土投手都是無法獨當一面,所以趁他們還能用的時候就盡量榨乾,不夠再找洋將來榨。本土選手只要投資打者就好,這樣才可以省錢 Cost Down。跟荒謬的全本土有何差異?有均衡發展嗎?有不省錢嗎?有不把投手當衛生紙嗎?只是多用了一張「聖人」光環的障眼法去粉飾太平,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自己跟全本土差不了多少,還有臉去講林義守,對別人說教?

「我們不是當事人,不知道實際情形,要考量的因素變太多,不該妄下評論」。興農搞全本土時,誰又能知道內部實際因素情形,怎麼就一堆人在批評?同樣的事件,只因為有聖人光環的觀感,就要有不同處理方式、不同的判斷定論,什麼東西啊!我們做評論一向都是對事不對人!

王溢正打定主意完投 被換投也不下來
2015-10-22 ETToday
http://sports.ettoday.net/news/584550

先發捕手壓力大 劉時豪賽後哭
2015-10-25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1024/718386/

桃猿重火力犧牲防守 洪總:我的選擇
2015-10-22 中央社
http://www.cna.com.tw/news/aspt/201510220373-1.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