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台灣大賽G5感想

我對2011年台灣大賽Game5的評語是:「你悶我也悶,你爆我也爆。兩隊同遭天罰,一場斷腿獅打敗斷手猿的比賽。爆比較少的『天天銘』打敗爆比較多的『天天瑋』。」

所謂「球來就打」可不是「不管好壞球照打不誤」,而是「好打的球來就打,不要為了選球而碰掉或放掉好打的球」。好打的球通常在什麼時候出現?當然是投手球數落後的時候最容易出現。像末代世界盃,中華被巴拿馬和美國砲轟的那幾個打席,都是球數落後一投進好球帶就挨轟。若是換上本土的打者上場,一定不是亂揮壞球把自己逼死,就是投手球數落後放掉好球選保送,那這是哪門子的「球來就打」?這是盲劍客。

末代世界盃中華對美國和巴拿馬前3局,對方打線被陳冠儒的壓制,1、2、8棒也是照樣使用犧牲觸擊、打帶跑和盜壘戰術搶下前幾分。第2輪打者適應先發投手之後,馬上改成大砲攻勢,球數一落後就轟出去。這就是推進論適用在1289棒,和折衷打線的優勢。沒有選安打多槍會比選砲好這回事。

鍾教練說什麼:「今天是場不同於前兩天的打擊戰。」鬼扯八道,只不過是兩邊亂無章法燒牛棚下被天罰,因此形成的一場「表面上的打擊戰」。打者還是一樣「盲」並沒有恢復手感,只不過是是投手休息不夠體力下滑被咬中而已。

黃國洲:「季後決鬥不同於例行賽,稍有差池後果難料,華盛頓顯然牴觸「換投寧早勿晚」的鐵律,以致讓老謀深算的拉魯沙佔了先機拔得頭籌。有不少人認為「寧早勿晚」的論調是事後諸葛,其實他們才是倒果為因。換投有其中庸之道,豫則立,不豫則廢:該換就換,切莫心存僥倖;不怪早換,只怪換錯人。」投手是球團的資產不是聖鬥士,沒有「要燃燒小宇宙,投到不能投丟了分才可以換下來」這回事。很無奈,已經不知道重蹈覆轍幾百次,中職的教練和球員就是領悟不出這個道理,永遠不會清醒。

味全龍打總冠軍賽,讓黃平洋先發救援兩頭跑,偷黃平洋的投球局數。雖然運氣好沒被天罰,拿到了3連霸。但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之後黃平洋不能投球只能賣便當。興農牛打總冠軍賽,讓陽建福先發救援兩頭跑,偷陽建福的投球局數。也是運氣好沒被天罰,拿到了2連冠,從此之後陽建福變成敗投王。統一獅打總冠軍賽,燒洋投不用賠,147特攻偷海克曼的投球局數,又是運氣好沒被天罰,拿到了3連霸,但是亞職大賽無法出賽,惜敗給西武。今天統一雖然贏了,但不代表投手調度就高明多少。一邊是天天銘、一邊是天天瑋,統一贏的只不過是天天銘幸運沒被天罰而已。比賽結束之後,天天銘和天天瑋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大家等著看下去。

在我看來,目前中職只有2位投手有本錢挑戰日本職棒,一位是林岳平(類似馬原孝浩)、另一位是王鏡銘(類似澤村拓一)。為了偷王鏡銘的投球局數,硬是把先發的料放進牛棚,再另請一位洋投先發,實在愚蠢到不可思議,很快國家隊又會少一名主力先發投手。

還好只打五場,這一系列的鬧劇終於結束了!如果是對棒球似懂非懂的年輕球迷就罷了,不然一直看到所謂的「職業比賽」,不斷出現「你抓不住我,我抓不住你」的鏡頭,真是無言以對。再加上某些球評和教練一直採用過時的觀念,其他已對中職死心只看國外職棒的球迷都把它當成歡樂聯盟看待,我是一肚子悶氣不吐不快。

寫完這一系列的台灣大賽評論文,已經把我看國外職棒的觀念和心得通通寫出來,並且和中華職棒做比較,過去應該沒有人做過這種事。現在氣力放盡,需要暫時潛水休息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