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台灣大賽G4感想 (二)

2011年台灣大賽Game4評語二:「你盲砲、我盲砲,大家一起當盲砲。」

一個積極的打者可以迫使投手投壞球而不是好球,一個好的打者會在他們放過壞球時被保送,郭嚴文對壞球還是出了棒。選球能力是需要時間跟經驗,他的打擊方式不是被教出來的,而是位天生的。他的打擊策略相當簡單:球來就打。唯一能使郭進步的方法就是讓他打,他會知道要如何調整,我相信他們的能力。

謝謝你們認為我是最好的打擊教練,不過我認為我就跟我的打者們一樣好。這些球員教我的,比我能教他們的還要多。(拜託各位門戶之見濃厚的職棒本土教練們,多多向保羅學習容人的雅量吧!)」

保羅教練的觀念是正確的,不過保羅教練太高估我們的球員了,少考慮的一件事:「美國是平民棒球有唸書、台灣是菁英棒球沒唸書」。球員的理解能力和修正能力根本不能比。保羅教練說得那麼含蓄,我們的球員都誤解保羅教練的真正要表達的意義,全部都變成「盲劍客」。

保羅認為:好的打者(會選球又會轟)>積極的打者(不選球只會轟)>注重技巧的打者(只選球不會轟)。所謂「球來就打」,是「好打的球來就積極打下去,不要為了選球而碰出界」,可不是「看到黑影就開槍,管你好壞球通通照打」。整場比賽不時看到郭嚴文、鍾承佑、林智勝、陳雁風、楊松弦、郭俊佑、潘武雄、周廣勝,不是一直追打壞球,就是放掉洪中球被三振。若是好壞球通通照打,投手通通投壞球就好,要怎麼轟出去?除非有過人之能,有把壞球轟出去的能力,有的話還會在CPBL嗎?不會選球,對陌生投手能有適應能力嗎?

再說適應性問題。例如鍾承佑,三響炮那一場第4個打席0好3壞,狀況正好,張志強投出洪中曲球,竟然墨守陳規「為了放掉而放掉」;反倒是總冠軍賽,狀況不好,卻一直忍不住追打外角壞球的滑球。打擊策略死板,哪有適應性可言?郭嚴文在Game4,前3打席都打壞的第1球出局,後面打席第1球是紅中好球,卻「為了放掉而放掉」。不懂靈機應變,修哪有正性可言?林智勝、鍾承佑、郭嚴文這些人,一到國際賽就打不好,是註定好的。這些保羅所謂「頂尖」的打者,做得是「積極的打者」的工作,卻自己為這樣就是「好的打者」,實在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