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熱血運動比賽故事的先決條件

56歲已經可以當阿公的人,還能繼續維持實力,以現役球員身份在職業球場上生存奮鬥,是非常難能可貴了不起的故事。

運動比賽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來源,莫過於努力不懈、堅持到底、永不放棄、克服難關、以小博大、不向命運低頭。但這些故事要能被成立的前提,是「以後天之努力,欲克服先天上之困難」。

例如,法蘭柯是以後天的態度,去挑戰人類身體先天上的衰退。嘉農是以被殖民者的身份,去挑戰殖民者的先天優勢;深浦高校是以非菁英的運動精神,去挑戰菁英的先天優勢;馮勝賢是以後天的練習,去挑戰先天上的早產疾病;王建民是以後天的復健,去挑戰不可抗力的運動傷害...。所以它們能才能成為,鼓舞群眾的熱血故事。

可是如果公式換成:「以後天之努力,欲克服後天上之困難」、「以先天之優勢,敗給後天上之困難」,就未必是佳話美談,甚至會變成是笑談、怪談。

如果發生困難的來源並非先天之劣勢,而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才出現。自己後天的故意錯誤,挖坑讓自己跳下去才出現的「後天困難」,或是困難本身根本就是後天,「以國族主義、偉造文書、謊報年齡」,等人為假造出來的假象。就算再如何堅持到底、永不放棄、不向命運低頭,也不會可能是一個正面的故事。

例如,某人在乾涸的井邊遊玩,一時不察掉入井裡,嘗試數百種方式要脫困而不可得,這能叫做堅持到底、永不放棄、不向命運低頭嗎?可惜得是,有某些人卻自以為只要符合「堅持到底、永不放棄、不向命運低頭」,就能成為運動故事的美談佳話,根本就是東施效顰。

自己故意出錯才會遇到挫折,卻還想以「永不放棄、不向命運低頭、浪子回頭金不換」為名衝撞體制。甚至還有人鼓掌拍手叫好,稱其為周處一般的知恥英雄,更想以Kano一般包裝這些故事吹唪之,真是。真是讓人,無言以對!

整天主張前輩後輩,要求球員倫理,遇到大是大非之時就鄉愿隱惡揚善,卻反智護航,請問倫理又何在?

56歲法蘭柯抗老 加入獨立聯盟續奮鬥
2015-02-10 ETToday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210/4658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