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逾淮為枳,徹底輸給自己的台灣棒球 (二)

再補充探討橘逾淮為枳,這場比賽是徹徹底底「輸給自己」的證明!

所謂徹徹底底輸給自己並不是指金潭國小輸給自己的抗壓性,金潭國小是輸是贏我一點都也不Care。我Care的是「假設、如果、If平民棒球下的影子中華隊」有沒有打贏「菁英棒球下的中華隊」。結果是小蝦米鬥垮大鯨魚,「菁英棒球下的中華隊」徹徹底底輸給「平民棒球下的影子中華隊」。金潭國小沒有輸,是「台灣菁英棒球」輸給了「影子台灣平民棒球」。加拿大沒有贏,是「影子正常化教育體制」贏了「功名教育體制」。這沒有什麼好不高興的,應該遊街放鞭炮大肆慶祝才是。

誰說白領階級子弟不能打棒球?誰說漢人一定打不贏原住民?誰說唸書和打球是衝突的?除此之外,我還要更深入的指出:「誰說棒球一定要整天在操場上練練練才會有實力?」「誰說讀書一定要整天待在教室和補習班裡讀讀讀才會有競爭力?」把宇智波佐助和XANXUS這種天才培養成火影和黑手黨首領,算什麼名師?把漩渦鳴人和澤田鋼吉這種吊車尾的廢柴培養成火影和黑手黨首領,這才叫厲害。

其實之前IBAF少棒錦標賽時我就引越感覺到菁英棒球和升學考試主義有某種曖昧的關係,當時因為一直贏球讓我想不通也就沒有提出來。這一敗我終於惶然大悟,就像牛頓被蘋果砸到一樣,原來兩者係出同門,都是「功名教育體制」延伸出來的問題。菁英棒球就是棒球版的能力分班,能力分班就是學術版的菁英棒球。不得不把教改失敗脫出來鞭屍,來幫台灣棒球的不振出口怨氣,應該說是幫所有文藝體育界和莘莘學子們出口鳥氣!

現在的學生唸書就像坐牢一樣,從早上8點讀到下午6點,之後又有晚自席或跑補習班,再來就是回家睡覺,明天繼續重複一樣的動作。應該說比坐牢還可憐,坐牢至少還會放封和下工廠工作。這樣怎麼讀書怎麼讀得下去?當他厭倦讀書之後,發現不讀書就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只好選擇和讀書當怨偶,好不容易考上大學之後不由你玩四年還說得過去嗎?

三級棒球的球員,從早上8點練到下午6點,之後又有加強訓練,再來就是回宿舍睡覺,明天繼續重複一樣的動作。當他厭倦練球之後,發現不打球就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只好選擇和棒球當怨偶,好不容易打到職棒不好好享受奢侈的人生還說得過去嗎?

每天從早上8點讀到晚上10點,與早上8點讀到下午4點,4點到6點跑社團活動之後再去補習班的唸書效率,誰比較好問問曾公就知道!

「當汲汲營營不要輸在起跑點時,往往結果就是輸在終點」!項羽常常在戰場上贏過劉邦,但是最重要的垓下之戰卻輸給劉邦,然後自刎而終。劉邦一輩子都打輸項羽,但是在最重要垓下之戰打敗項羽,取得天下。項羽一生沒吃過敗仗,垓下之戰10萬大軍只剩幾百騎就站不起來,他也不想想前一年才在眭水把劉邦打得丟盔棄甲老婆子女都被俘虜,漢軍屍體堆到眭水的河水都流不出去,劉邦還不是苟且偷生伺機再起。項羽碰到烏江亭長接她回江東令圖再起,他說無顏見江東父老之後自刎,他也不想想之前鴻門宴之後把劉邦貶到漢中吃蟲,劉邦再不滿也是鼻子一摸乖乖去當漢王。拿破崙一輩子打了400場勝仗沒人會記得,只記得他兵敗滑鐵盧。曹錦輝拿了多少場勝投也沒人會記得,只記得他涉賭。

參加考試當然要努力爭取高分,參加比賽的人當然要努力爭取冠軍。但是制度不能強要考高分、要得冠軍。棒球比賽不能要投手完全不搖頭,因為捕手有看不到的盲點;制度不能強求不能失敗,因為有些事情是要從失敗中才能學到。強要球員一定不能輸、要求學生一定要拿高分,最後是生命找不到出路被逼上梁山,不是作弊偷雞就是更慘烈的失敗。

功名教育體制就像海堂的制式棒球一樣,幫學生和球員把所有的路設定得好好,永遠只能照著SOP的標準流程做事,完全不給生命自己去找出路,忽略人不是機器的本質,會輸在終點是必然的事情。要改變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像本田茂治教育本田吾郎一樣,多給一點空間就可以。多一點社團活動的時間,少一點考試和練球的時間,不要一直把升學路定死,不會很難辦到。

自由時報報導:「潘家兄弟從小就展現運動天分,打棒球和籃球都有一套,而且每學期成績還能拿A,在加拿大當地社區很出名。」「不但菁英棒球輸了,連主宰漢人社會千年的功名教育體制,還有半調子的教育改革也給它一起輸下去」,完全超乎我的預期之外。不論是投球面還是打擊面都輸,這一敗不但給精英棒球當頭棒喝,更是狠狠地甩了功名教育一記響亮的耳光。不只用完敗來形容,而是輸得徹徹底底,輸得毫無保留,輸到內褲都不剩。這一敗就像照妖鏡,把耽誤台灣50年發展的「功名教育」和「精英棒球」魔鬼都現出原形,更是讓那些「搭70年代經濟起飛順風車崛起的一群幸運笨蛋」無話可說!這是棒球版的武昌起義,更是教育版的辛亥革命,已經到了可以和紅葉傳奇並列,記入史冊立傳。

有人會說:「金潭國小沒有派陣中1號王牌投手先發。」這是輕敵,或者應該說徐總教練想證明人人都能當王牌投手,唾棄一人王牌操到死的陋習,如果有一天可以專訪徐總教練許老師可以問問他是什麼原因。有人會說:「棒球是九人打的,潘家兄弟只佔加拿大2/9。」潘奕安擔任先發投手,潘奕帆是3棒中心打者。加拿大代表隊的主角都被他們兩兄弟佔據,其他人都是無關緊要的配角。不論攻還是守,看到都是台灣人臉孔,加拿大代表隊儼然就像是一支山寨版中華隊。

又有人會說:「才一場比賽不能證明什麼,多打幾場一定是勝多敗少。」光速蒙面俠21里面,小陸是教瀨那賽跑的師父,小陸和瀨那比賽跑步100次,前99次都是小陸跑贏瀨那,第100次是瀨那跑贏小陸。小陸對賴那說:「我雖然影了你99次,但是我只要輸給你1次就代表你已經超越過我了。」小蝦米和大鯨魚比賽,不管大鯨魚贏了多少次,只要輸了一次就代表小蝦米可以和大鯨魚平起平坐。不管台灣菁英少棒拿了多少次LLB的冠軍,只要輸了一次就是被超越的證明。而且還是輸給淮橘為枳的自己人,更作實台灣整個功名教育體制是徹徹底底落伍與失敗的象徵。

哪一種棒球比賽最熱血、最好看?就是萬年弱隊爆冷打敗萬年強隊的比賽最好看,但是台灣的菁英棒球早已把這個價值給丟得遠遠了。小鼻子小眼睛,訂什麼超度制度、尼洛條款、反對自由球員,我用不到的球員寧願讓坐板凳坐到生蝨,也不交易給對手資敵。2009年協會盃合庫爆冷以1比2遭台北市隊淘汰,許順益總教練認為單敗淘汰賽制運氣成分太高對選手太殘忍,對辛苦練一整年的球員不公平。這叫傲慢!強者恆強、弱者恆弱的制度,才是對辛苦練球的弱隊球員不公平。真是蒼天有眼,冥冥中自有定數,在半個地球之外的威廉波特開了這個大玩笑。若不能亡羊補牢,人是用腳投票的,台灣永遠流不住人才,繼續淮橘為枳。

別說借用我的文章,凡是反對台灣的功名教育和菁英棒球的人,在不斷章取義,扭曲原意的前提之下,我完全放棄本文章的著作財產權,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我知道有很多記者會來這裡海巡,如果你們還有身為媒體人的自覺,還有媒體人是社會良心的認知,就不該只在影射某人是否放水或是哪位藝人和誰上床等枝微末節的假議題上打轉。應該用你們的口和筆把真相告訴社會大眾,把正確的價值傳達出去,把功名教育這個耽誤台灣50年發展的藏鏡人給掃地出門才是。

若是20年後潘家兄弟打進大小聯盟的話,很有可能長官大人們又給人家封個什麼「台灣之光」的頭銜,又是接見又是頒獎章,真是羞不羞、害不害臊。

加拿大打台灣牌 威廉波特首勝中華
2011-08-24 聯合報
http://mag.udn.com/mag/sports/storypage.jsp?f_ART_ID=338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