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問勝負的菁英棒球,就是造成假球不斷的根源

之前拿莊宏亮的例子來批判台灣棒球的黑暗面,很多局內人都不服氣。今天無意間把金潭國小徐宏根總教練的大名放進Google搜尋,發現他的故事完全可以映證之前談的論點:只問勝負的菁英棒球是造成假球不斷的根源。我就不相信他們還有什麼話好辯駁!

第十六屆全國少棒選拔賽發生衝突,遭到屏東復興少棒隊教練林省言毆打。 這是我國棒球史上第一次少棒打群架事件。

1984-09-22 聯合報

今年全國少棒賽明德對復興之戰發生的打人事件,台北地檢處檢察官林明俊昨天偵查終結,將涉嫌打人的復興少棒隊教練林省言及觀眾吳明福、陳有來,依傷害罪嫌提起公訴。這是我國少棒賽中,第一次發生的嚴重鬥毆事件,明德隊原控告復興隊教練林省言教唆傷害,但檢察官偵查後,認為那兩名觀眾是自行跳入場中追打明德隊員,不是受林省言教唆,但因三人都曾動手打人,所以將三人均提起公訴。起訴書說,六月廿四日全國少棒賽復興對明德隊比賽後,雙方球員列隊行禮,因明德隊球員周大為與復興隊球員曹天生兩人肩膀相撞,曹天生即打周大為一拳,明德另一球員徐宏根見狀上前,曹天生返身往休息區跑,徐、周兩球員在後緊追。原在復興隊選手區的教練林省言見狀,即上前打了徐宏根一耳光,明德隊教練見場面混亂,一面保護自己球員,同時質問林省言為何打人,林省言拾起球棒朝徐宏根扔去,並高聲喊打。這時在看台上為復興隊加油的兩名醒獅團團員吳明福及陳有來,隨著其他幾名不詳姓名的觀眾,跳入場中追打明德隊員,使明德隊員黃俊傑等人被毆受傷。

以下是當年的評論:

1984-06-25 民生報

運動暴力是恥辱與落後的標誌!觀眾棒打小球員!後援會如此後援?賭風侵入棒球賽,輸贏動輒幾十萬,輸了錢拿選手出氣,肇事者應嚴懲。全國少棒選拔賽,從南到北疙瘩不斷積怨已久 復興、明德之戰非一日之寒。

1984-06-26 民生報

少棒醜聞不可等閒視之。孩子打球 大人打賭?嚴孝章認為此風不可長,爭取正規經費免得被人操縱。

棒球逃兵徐宏根 打造金牌棒球隊
2010-08-21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421244

金潭國小棒球隊教練徐宏根曾為少棒國手,因觀念偏差成了棒球逃兵,仍難忘最愛的興趣,因緣際會執掌兵符成了鐵血教練,打造出金牌球隊,再續棒球緣。

徐宏根為金潭國小校友,原本是排球校隊,臨時被抽調去打棒球,擔任投手一戰成名,國中、小都曾代表台灣參加威廉波特比賽,到了中學仍是隊中的「Ace(王牌投手)」。

他說,從此自以為是王牌,目中無人,本身又愛玩,開始不服從教練,更受不了責罵,一氣之下離開棒球隊,那段時期甚至很討厭棒球。退伍之後到中鋼包商工作,徐宏根常常帶女兒到金潭國小運動,看到學生練球時動作不正確,一時手癢下場指導,心中對棒球的熱愛也再度燃燒。

學生偶然發現他家擺滿獎牌,校方得知後「三顧茅廬」,雖然鐘點費不高,徐宏根仍決定兼職指導,民國87年間正式執掌兵符,金潭國小棒球隊也從社團性質,蛻變成為國內少棒勁旅,在各項比賽「穿金戴銀」。

徐宏根看著同學一個個涉及職棒假球案官司纏身,感慨特別深,加上自己年少時也曾觀念偏差,因此特別注重球員紀律跟品德,管教手法嚴格,連家長都折服。

隊中不乏天才型球員,但徐宏根寧願輸球,也不願派缺乏團隊精神球員上場,他也發現書唸得愈好、球打得愈好,因此要求球員一定要完成學業,他強調,只要學生能「快快樂樂地打球」就好。

威廉波特少棒賽/快樂至上 教頭下令多看多學多玩
2011-08-19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sports/paper/517477

「教練說,這輩子可能只會來這裡一次。」好幾個金潭小將,昨天不約而同講了這句話,但下一句卻不是「所以我們一定要贏」,徐宏根只告訴孩子們,來這裡機會難得,多看、多學、多玩就對了。

大會規定各隊每天的練球時間上限是4小時,徐宏根不但不嫌少,甚至自動減半,而且集中在早上進行,因為如此一來,中午過後的時間都屬於孩子們的,對徐宏根來說,到威廉波特,練球不是最重要的事,這對過去一向強調「練到飽」的台灣隊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這樣的體會,來自他少棒時代的經驗,「當年我們去南韓釜山打亞太資格賽,打了7天,我連這個國家長什麼樣子,過什麼樣的生活都不知道。」徐宏根最後帶走很多的交換禮物、父母要的人參,卻沒有留下太多記憶。

「來這裡機會難得,所以我希望除了比賽,他們還可以得到更多。」就算在選手村裡,只要不踰矩,他也讓小球員好好盡情享樂,也自備很多禮物、台灣糕餅,讓小球員們去交外國朋友,「那也是一種學習」。徐宏根說。

在比賽結束的那天,徐宏根不要小朋友們只舉起空空的獎盃,在那裡面,還應該裝載更多永恆的回憶。

再看看去年的威廉波特代表:復興國小少棒隊

訓練勝鬥士 少棒畸形發展
2010-08-31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sports/paper/423660

「出國拿金牌」是所有球迷的期待,但也因為如此,用斯巴達式的訓練方式,提早壓迫小朋友快速成長,復興國小只是台灣少棒的縮影,台灣的棒球要好,基層訓練要好好重新思考。

「如果我是青少棒總教練,球員從少棒畢業過來報到開始,我一定不讓他們練球。」這次代表棒協,來協助台灣隊的前國家隊總教練林華韋說,「我要讓他們在旁邊看到手癢,這樣一來,他們才是真的想練球。」

林華韋的玩笑話,卻也點出台灣少棒的困境,因為棒球隊花錢,如果沒有成績,就不會有補助,校方更不會支持,因此總教練都有奪牌壓力,然後這個壓力就轉移給球員,為求勝,教練得使出各種手段,產生球員受傷、打罵教育、荒廢課業等畸形發展。

這次比賽,台灣隊練球時間多到誇張,打國際組冠軍戰前,教練團竟然要求球員跟家長分批吃飯,每批只能吃半小時,吃完的就回來練揮棒,而這些孩子,白天已經練了6小時。

能打到威廉波特機會千載難逢,教練自然想把握機會一戰成名,但在揠苗助長下的教育,卻讓我們的基層棒球呈現「高技術、低知識」的奇怪現象,「打興趣」的棒球,不屬於台灣小孩的世界。

徐總教練要比七虎少棒的總教練幸福多了,至少回來不會面臨被蔣老先生槍斃的恐懼!至於林「省」ㄒㄧㄥˇ言總教練,我就很不客氣得講,他的作法和他的名字八竿子打不著,不知道他還有什麼臉留在棒球界教球。

除了打架之外, 第二十一屆全國少棒選拔賽擔任屏北少棒隊教練,對戰台南府城隊當中,因兩隊已無爭冠機會,為了爭奪個人獎項,演出投手餵球的「鬧劇」,雙方在一場比賽中竟然擊出了五十二支安打和十六支全壘打,最後兩隊還以26比26的高比數握手言和,使個人獎的公正性受到嚴重質疑。中華棒協因此決定,承認府城與屏北的這場比賽,但個人獎項則全部予以保留。 1989年07月07日與台南府城隊教練陳獻榮遭到全國棒協技術委員會決議禁止帶隊一年。

還有1999年金龍旗青棒賽,屏東高中青棒隊被球員賭客家長收買打假球,後來東窗事發。當年屏東高中的總教練就是林省言,不但沒有負責甚至到現在也還是該隊總教練。上樑不正下樑歪,就算教出倪福德、詹智堯、李振昌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