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教練必修密技,棒球場上的厚黑學

最近很弔詭:

太平洋西邊,有台灣職棒選手不滿教練團不把自己換下去休息,發脾氣怒砸鐵網。太平洋東邊,也有台灣職棒選手不滿總教練太早把自己換下去休息,也發脾氣怒砸手套。

更弔詭的是:

太平洋西邊的教練,以大前輩的權威自居,要投手遵棒球界絕對服從倫理,怒罵投手家人,該投手的麻吉雖然是好好先生,打出再見安打之後,用不尊重比賽的方式,摔頭盔表達對教練的不滿。搞到領隊和指標明星球員全部出來當和事佬,終於讓風暴落幕。

太平洋東邊的教練,以專業教練身分自居,用專業的角度把用意告訴投手:「偉殷投得很好,但我不希望他投太長,就是要讓他在正常休完四天後重新回到場上。」,用專業說服破壞棒球倫理發脾氣的投手,用專業教育投手球隊倫理。

結果是:

太平洋兩邊的投手,最後都繳械投降,從此以後都對球隊忠心耿耿、惟教練馬首是瞻,對教練唯命是從。

但太平洋西邊的教練形象受損、被罰款、落得血汗工廠惡名。更別提,太平洋西邊以前還有一位用鐵拳教訓、半夜叫選手起床晚點名的總教練,連總教練的寶座都飛了。而太平洋邊的教練卻博得美名,眾星拱月,惟他馬首是瞻。

「上兵罰謀,其下攻城」,先讓選手衝撞自己、挑戰自己的權威,再把選手抗爭的正當性,釜底抽薪,自己的權威的正當性更加穩固,乃罰謀之計,殺人不見血,傷人人家還會到謝。用大前輩的絕對權威壓人、罵粗口、鐵拳教訓、半夜叫選手起床晚點名,乃攻城之計,傷敵一萬,自損九千。

這就是休總的權謀和智慧,簡直將中國李宗吾厚黑學:「厚(放下身段)而無形,黑(稱讚拐騙,提早換下來是想減投手少休息天數,讓投手多出賽一場,多操投手一下,但是投手心甘情願被操,就算被操壞還會謝謝教練)而無色」發揚到極致。

陳偉殷發脾氣、摔手套是不是破壞球隊倫理?是!是不是不尊重比賽?是!是不是沒有職業道德?是!是不是個人主義作祟,只想自己多頭投幾局明年好談約,無視球隊團體目標?是!

但是休總如何教育陳偉殷球隊倫理?讓陳偉殷先攻,自己打太極後發先制,9局下來個打再見安打、以德服人、以理服人。

然後休總有失去總教練的權威嗎?沒有!球隊有因此四分五裂嗎?沒有!球隊從此之後會沒有倫理嗎?沒有!陳偉殷以後還會耍脾氣破壞倫理嗎?不會!陳偉殷以後還會不服從教練嗎?不會!

反觀陳瑞振如何教育黃仕豪、黃嘉明、林育鴻球隊倫理?以力服人,自己先發制人,9局下讓對手來個打再見安打。從此之後黃仕豪、黃嘉明、林育鴻知道球隊倫理,目的達到沒錯,自己的總教練寶座卻飛掉了!

請「陳瑞振」總教練們和愛欺負學弟的學長們,好好看看休總的例子,你們就不會覺得自己有多委屈,因為該委屈的是「台灣棒球」本身,不是你們。

東方人愛談倫理、仁義、道德、權謀、厚黑學,但卻喜歡用倫理、仁義、道德、權謀、厚黑學,搞人治內鬥內耗。西方人不談倫理、仁義、道德、權謀、厚黑學,卻會用權謀、厚黑施倫理、仁義、道德。(西方)師夷(東方)之長技以制夷(東方)!

這就是台灣永遠被美國奴化壓著打的原因,他們是師,我們是夷!搞不清楚這個邏輯,永遠只能當個東亞病夫,去美國打打工,或當美國人的血汗工廠代工。棒球是個很深奧的學問,不是單純只有勝負和技術而已。

殷奪第6勝 後悔摔手套
2014-06-03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sports/paper/784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