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達成團隊目標有利,球隊倫理才有立足點

桃猿總教練洪一中賽後大讚說:「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貓仔真得沒話說,要求他的事,他都願意去做,而且都能辦到。」

不好意思,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聽起來好像感覺像是在影射陳禹勳和郭嚴文,不願意配合要求他們的事。

如果長期追蹤我評論棒球的文章就會發現,從我反對學生球員染髮菸酒賭博髒話、提倡進入離開球場要脫帽敬禮、鼓吹「Follow Me」式的學長學弟制...,一直以來我的立場都很重視「棒球倫理」這一區塊。但是我們要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棒球隊需要「球隊倫理」這東西?它的依據為何?

棒球是一個團隊運動(Team Work),團隊運動就是團隊成員共同分享成果,共同承擔責任,必要時要捨棄個人小利益去成就團隊大利益,依靠互助合作達成組織目標的運動。球隊倫理的定義則是成員在球隊中對其所任工作應遵循的規範,包括服從、守紀、敬業、保密、惜物、廉潔、誠信、合作、服務等。因為棒球是團隊運動,所以棒球隊需要球隊倫理來維持成員間的人際關係,以順利完成球隊的團體目標。

所以這個問題的答案是:
1.棒球是團體運動
2.棒球隊要完成的團體目標。
3.球隊倫理對完成團體目標有利。
4.所以需要球隊倫理。

那如果出現一種情況,發生對完成的團體目標不利事件時,那還要把「球隊倫理」當成第一要項來看待嗎?當然不是,因為球隊倫理存在的價值已被對完成的團體目標不利事件給掏空,當然要先檢討「對完成的團體目標不利」的因素,檢討完才會回去檢視「球隊倫理」的瑕疵,這就叫做道德位階理論。

當「學長學弟制」變成集體霸凌和排斥內部成員的時候,便是破壞團隊和諧,對團隊達成目標不利,所以「學長學弟制」失去存在根據,必然先檢討學長的脫序行為,才論斷學弟是不是白目。

陳瑞振打人事件也一樣,打人就會破壞球員對總教練的信任感,對團隊達成目標不利,所以「總教練的權威」失去存在根據,必然先檢討總教練打人的脫序行為,才會論斷黃仕豪是不是行為欠打。

同理可證,為了眼前的冠軍,過度使用投手甚至亂罵人,會讓投手受傷失去爭冠競爭力、會讓球隊的投資付諸流水,所以對球隊目標不利,必然先檢討教練團的離譜調度,然後才會回去檢討陳禹勳和郭嚴文的脫序行為。

所以出現什麼「有實力才會被操,被操是幸福,有人想被操因為實力不足還沒機會」之類的說法,都沒辦法推翻以上邏輯,都不合理啊。難道「人生苦短,能吃飯是一種幸福,所以要拼命吃到變成神豬,免得年紀大了牙齒掉光,想吃飯都沒辦法吃」這合理嗎?當然不合理啊!

所以回過頭來,丟頭盔表達不滿並不代表沒有瑕疵,而是因為這次情況特殊,在更高位階道德出現重大瑕疵,才讓丟頭盔表達不滿取得正當性。不代表以後只要有不滿就可以段丟頭盔、亂砸鐵網,如果砸傷人那又再一次豬羊變色,在更更高位階道德出現重大瑕,你們兩位也達不到表達不滿的目標。

孫子兵法:「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意思就是要打仗的話,要選擇對自己損失最少、對敵人耗損最多的戰術。如果過度使用家人還被問候,這仗當然要打,不打那也太孬了。但是難道沒有更好的戰術可以選擇嗎?丟頭盔是一種戰術沒錯,但如果丟傷人的話,作戰就會失敗(你要表達亂用會受傷的訴求,卻傷到別人),顯然它不是最好的戰術。

戰場上的對手是教練團,那除了教練團之外,還可以拉攏誰當盟友?第一前輩(林智勝、許銘傑)、第二領隊和副領隊、第三劉董事長、第四公會理事長彭政閔、第五聯盟黃鎮台會長、第六家長、第七媒體記者。如果你們認為領隊和董事長和教練團是一夥的,排除掉,那也還有一、四、五可以拉攏,更何況四、五位階還在領隊之上。

所以,接下來就要想如何拉攏盟軍。採用戰術就是「哀兵必勝,用專業扭轉戰局、用專業加倍奉還」。先找大前輩訴苦,看他們有沒有解決方案。沒有解決,再去找領隊和董事長,用團隊利益的角度去陳情。還是不行,找醫生開過度疲勞證明,向理事長和會長陳情,通常抗爭層次到這一階段,以會長和理事長的個性一定會妥善處理。

真得很不幸,還是沒解決,找家長和民意代表開記者會,拿醫生證明控訴已窮盡體制內辦法無法解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這樣教練團不讓步也不行,現在資訊流通快速更不可能報復,而且除了少數食古不化的老派棒球人會罵背骨、怕受傷就不要打職棒之外,主流民意一定是站在弱勢這一邊。這就叫做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切斷敵人的後勤和外交,讓代理人去打這場仗,不死自己任何一兵一足。

權謀不是壞事,用不對地方是毒藥,用對地方就是良藥。這是學校和球隊學不到的事,只有我才會教人!

專制只有少數人有權威(老的有權威、力氣大的有權威、居上位有權威),且權威不可以被挑戰。但這樣會有缺點,就是當權威者出現錯誤時,無法被更正,會把整個團體拖下水。

民主任何人都可以是權威,任何人都可以挑戰其他人的權威。民主的權威是建立在「多數支持」上。

長官絕對不會永遠都是英明的、長官絕對會犯錯、長官絕對會做錯誤的決策。當長官出現錯誤的決策時,民主的生活方式下必須容忍其他人的挑戰,所以部屬可以挑戰長官的錯誤,長官必須容忍,不能容忍就是會被射退淘汰。但衝撞請用「專業」不是意氣用事,用專業去對抗、用專業去說服、用專業去扭轉錯誤、用專業的邏輯去爭取支持建立權威讓長官降伏。相對的長官要讓部屬投降,也請用邏輯去說服部屬,一味使用強制力,總有一天出錯時,離心離德被社會淘汰。

就振臂高輝漫畫裡有一橋段,百枝教練要三壘手田島多練捕手,田島不肯。

百枝問:「為什麼不要當捕手?」

田島:「因為捕手護具很重不方便,還會把臉遮住不好看。」

百枝問:「為什麼你喜歡守三壘?」

田島:「因為三壘手常常可以進接到強勁的球。」

百枝:「有個守備位置可以接到更多更強勁的球。」

田島:「哪個位置?」

百枝:「捕手啊!捕手就是因為可以接到投手投出強勁的球,所以才要穿護具。」

田島:「那我要當捕手!」

如果照來灣老棒球人的做法。「叫你當捕手就給我去當,理由那麼多幹嘛」「當捕手是你的福氣,有人想當還沒得當」。結果就是當得不甘不願,然後說:「打棒球好累」、「我對棒球已經沒有熱情了」、「職棒打五年就好,錢賺到就退休」

這就是為何美洲老牌民主國家的球隊會有袋鼠法庭、教練和球員會你一句我一句頂來頂去的原因,彼此溝通。高地位階的人互相頂來頂去好不好,不做評論。但是倫理和溝通,並非無法並存。

這不是兩邊各打五十大板了事,而是要弄清楚邏輯的來龍去脈。如果洪總教練覺得委屈的話,建議趕快修正錯誤的投手調度方式,如此外界便會開始將焦點轉向脫序行為的選手,不會一直去檢討你的投手調度,讓你不斷委屈。

撐5局快抽筋 貓仔角落補眠
2014-06-02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ports/20140602/35866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