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為把甲子園的賽制借殼上市,就是台灣甲子園

之前體委會被降編為教育部附屬機關體育署,很多體育界人士都爭相反對,但我反而高興。因為如此,便可以看出這些教育界和體育界公務員們的好大喜功與怠惰!大直高中黑豹旗棄賽案,還有之前鳳山高中棒球廢社案...。沒擔當的校長、主任和學校當然該被嚴厲譴責,但本頻道向來都會用更高的角度探討問題,其實這些事件都是教育部官員的顢頇、怠惰與不作為所造成。

過去體委會時代,當有學生投訴在學校打棒球會被記過,學校打壓棒球社。棒協會回應:「我只負責組訓國家隊、認證教練執照、辦比賽,學校的政策和我們沒有關係!」體委會會回應:「我只負責編列預算,發放補助款,對於學校的政策,我們只能道德勸說。」

但是,自從體育署隸屬於教育部之後:黑豹旗是教育部委託棒協承辦的、高級中學評鑑是教育部打的、高級中學的優質化補助方案是教育部發的、「高級中等學校校長遴選聘任及任期考評辦法」和「公立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校長成績考核辦法」是教育部訂的,這些官員再也沒有立場說:「學校打壓棒球的政策,不關我的事,我只能道德勸說」。因為教育政策和棒球比賽都是教育部主導!

就如鍾重踩教練所述:「在台灣如果一萬間學校,至少有九千間都是反對學生打棒球。」這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但是讓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的卻正是教育部。因為教育部有太多政策手段可以阻止、避免,可是他們卻無所作為。才會出現一邊喊著「振興棒球,三年破百隊」口號,一邊自己管轄的公立高中卻反對學生參賽,「教育部主辦比賽,被自己的高中校長打臉」,左手打右手、左腳踩右腳的矛盾現象。

10幾年前在我還沒有關注棒球議題之前,我早已經跟教育部為首的教改體系過招好幾次,我非常瞭解教育部這個老對手。

想當年國中時有位童軍老師,上了一學期的童軍課,還在上第2頁!我一狀告去教育部吳京部長那,只發一張函給學校要學校自行處理,沒有任何追蹤監督機制,能有什麼作用?

今天大直高中學生,寧願投書給徐展元,把徐展元當他們的救世主,也不求助於體制內的教育部,不言可喻。

不用沒次都拿什麼「家長說怎只重視運動」,這些責任推卸給家長的話。家長要是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教育部長就讓家長去當就好了。之前廢除大學聯考,改多元入學,推薦甄試、基本學力測驗、指定科目考試...,考試報名費從幾百元變成一千多元,全國家長都反對,當時教育部長黃榮村說過什麼話?「多元入學不走回頭路」,硬幹。一綱多本,廢除部編本課本,開放民間書商編課本,書籍費也從幾百元變成幾千元,全國家長也都反對,教育部還是硬幹。家長對教育部來說,是個無法克服的問題嗎?

「出賽時間在晚上6點半,打完回到台北可能都晚上11、12點,擔心學生往返安全。」請各位去看看住家附近的補習班,每晚燈火通明到10點所在多有,怎麼就不會有「學生往返安全」問題?一大堆高中職三年級學生,晚自習到10點才放學用交通車載回家,怎麼也不會有「學生往返安全」問題?打棒球就有往返安全疑慮!這什麼邏輯?要安全,不要出門或搬去火星住最安全!

「家長問題」、「安全問題」、「受傷問題」,通通都不是問題,是基層教育公務員「膽小、懦弱、怕事」的天性,才是問題。某些教育公務員嘴巴上教學生要勇敢堅強,「忠勇為愛國之本」、「信義為立業之本」,頭頭是道,自己卻貪生怕死,背信棄義,所在多有。

我國小時就碰到應屆退休的校長,取消當年度校外教學,為什麼?怕出車禍,領不到終身俸!國中時碰到快升教務主任的體育老師,不上游泳課,為什麼?怕學生溺水,升不了官!

基層教育公務員不勇於任事,是正常;會勇於任事,才是異常!但基層教育公務員「膽小、懦弱、怕事」的天性問題只要教育部願意出手支援或鞭策,根本就不是問題!

當初廢髮禁,全國學校都反對,但教育部長是怎麼做的?

華視專訪
杜正勝說:「國立高中職由教育部管轄沒有問題,但絕大部分的國中、國小是由各縣市教育局管轄,教育部地方教育局溝通,盼能貫徹取消髮禁的理念,做該做的事。」
中國時報
杜正勝昨天公開宣佈,不論公私立學校教官,一律不准檢查學生髮式。教官隸屬教育部,不應違背教育部解除髮禁的政令。如果私立學校要求教官檢查學生髮式,經溝通無效,教育部不惜把該校教官調至別處服務。

但教育部只顧著畫黑豹旗「三年破百隊」譁眾取寵的大餅,對實質的配套措施卻無任何作為。這不是用政績功利的角度消費高中生的熱情,那什麼才是消費高中生的熱情?

不要以為把甲子園的賽制搬到台灣用黑豹旗借殼上市,就是台灣甲子園。做事只有做人家的一半,只會變成「假」子園。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777920845567820&set=a.160351673991410.41852.160348863991691&typ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