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只甘於在國際賽時,才當看熱鬧的一日球迷

雖然這幾年職棒比賽,搞得越來越像流行音樂的演唱會。但棒球這東西的本質,跟聽流行音樂的演唱會不同,反而與「圍棋」、「古典音樂」類似。

「棒球」與「圍棋」、「古典音樂」類似的地方在於,它們都是有深度內涵的「學問」(已經脫離純娛樂的境界)。這些內涵需要人主動去參與、去接觸,才能發現出來。然後從參與、接觸到發現它的內涵後,從而獲得成就與樂趣,獲得成就與樂趣之就會對它越投入。

隨便舉一個例子:「打棒球,不要只想著贏,要想不能輸。」只想著贏時,就會認為為什麼別人總是一直扯我的後腿;只想著不能輸時,就會認為自己不該扯別人別人後腿。這與孟子所說的:「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的道理相同。所以陳總帶統一打總冠軍賽時,「選手在上,教練在下」,全隊願意為他而死;曾總帶統一打總冠軍賽時,「今天游擊手(林宗男)的失誤是2隊士氣落差最大的關鍵點。當然也會想到後面會換上林瑋恩替代林宗男,但考量到分數只差1分,再加上是強克在投球,9局下,林宗男跟鄭兆行都還有打擊的機會, 所以沒有換上林瑋恩」(至少林瑋恩聽了一定滿肚子大便),全隊士氣渙散!

如果當時換成這種說法:「今天輸球的關鍵是我個人調度拿捏不購精確,不是任何一位球員的表現不佳。」林宗男就會這樣想:「我如果失誤就會讓總練丟臉」之後的結局也許就會不一樣。

棒球如人生:這就是看棒球發現內涵的樂趣所在。如果不能主動去發掘和接觸,怎麼可能獲得它的內涵和樂趣?這就是為什麼棒球能和程式設計、歷史、政治、兵法、古典文學、日本青年動漫畫一樣會變成我興趣之一的原因。

相對的,因為「棒球」與「圍棋」、「古典音樂」都是一門有深度內涵的「學問」,所以它也像「圍棋」、「古典音樂」一樣有「曲高和寡」的缺陷。就是剛開始接觸時不容易入門。(剛聽古典音樂時分不清楚爵士樂、交響樂、奏鳴曲、圓舞曲、組曲;剛學下圍棋時分不清楚定石、手筋、布局、死活、官子;剛看棒球時,分不清楚上壘、出局、界外球、擦棒球、不死三振、內野高飛必死球)

為了彌補棒球曲高和寡的缺點,商人就用勁歌熱舞、露大腿女子啦啦隊..等噱頭吸引目光。這也無可厚非,但是現在別人跟我談到中華職棒,一開口想討論LamiGirls大腿的人,比想討論快速球是否等於直球的人還多,我還真傷感!畢竟棒球還是要球迷自己主動接觸才能學到內涵的東西,而不是添加過多的人工香精,變成主客易位,擺在神主牌旁邊陪襯的花瓶。

甚至將棒球簡化為勝負二元論,加入盲目宗教信仰、偶像崇拜、民粹主義、愛國主義的元素,結果飲鴆止渴變成畸形發展的怪物,讓社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結論就是,即便棒球入門不易,但還是請素人球迷自己多主動嘗試接觸,不要只甘於在國際賽時才當個看表面噱頭的一日球迷或義和團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