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不學盡學些壞的

大聯盟當然有球員吐口水、嚼菸草、嗆裁判等等行為,但為什麼大聯盟的球技、大聯盟的訓練方式通通沒學起來?吐口水、嚼菸草、嗆裁判倒學得很快?為什麼好的不學,壞的學那麼快?學這些事情就是有英雄氣概嗎?美洲人是受英雄主義、個人主義式教育,亞洲人受的是儒家主義、群體主義式教育,棒球態度是應該像日韓看齊還是像美國看齊,才能得到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的支持和認同?

裁判不公就羞辱裁判,職業就算了,連業餘、學生棒球也照樣幹不是教育失敗是什麼?跆拳道裁判不中立更是嚴重,可以不爽裁判就往裁判臉上踢下去嗎?難道打官司時法官不公,就要拿顆球往審判長臉上砸去不成?裁判不公是裁判職業道德的問題,羞辱裁判是球員自己的個人品德問題。

林泓育那天當的是「一日總教練」,即便有上場當DH還是總教練。呂文生總教練有靠在欄杆上吐口水嗎?紅一中總教練有靠在欄杆上吐口水嗎?劉榮華總教練有靠在欄杆上吐口水嗎?現在基層棒球的黑暗面是不會讓棒球在社會大眾的心中被醜化的?就算職棒平均進場數5000UP,基層棒球抽菸、喝酒、賭博、滿口髒話不改變,知識份子家長對把孩子送進棒球隊會沒有疑慮?

棒球新聞至少還有報屁股可以看,電競連打完總冠軍除了巴哈姆特和緯來之外,是沒有任何報導。中職球迷在少每場平均也有1500UP,電競只有總冠軍賽才敢賣門票而且只賣1樓。台灣本來就是「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是夢想的墳場。不論是電競或足球等等項目,他們沒有多少資源,卻用盡辦法,努力在夾縫中求生存;而台灣棒球拿走最多的體育資源,是用盡心機,努力在爭權奪利。這是「申生在內而亡,重耳在外而安」的道理。

電競和棒球本來就是不同的運動,要舉出們的兩邊的差異永遠舉不完。但是「發展運動的態度」不分項目都是相同的,就用心維持形象和普及化而已。我在台灣永遠辦不出甲子園一文也分析過,態度不對就會失敗。不用去怪球迷不進場,不用去怪家長不支持,不用去怪媒體報優不報喜,先問問台灣棒球界自己「有沒有覺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