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別人出賤招之前,先看看自己又有多高尚?

有一則故事是這麼說的:

關公敗走麥城被孫權斬首之後,靈魂滿腹怨念而困玉泉山上,見人就顯靈說:「還我頭來!還我頭來!」

某天有位叫普淨的僧人雲遊路過玉泉山,滿腹怨念的關公靈魂照例向他抱怨:「還我頭來!還我頭來!」

普淨回關羽:「將軍見人就要還我頭來,那華雄、顏良、文醜、孔秀、孟坦、韓福、卞喜、王植、秦琪、龐德,這些被你斬頭的人,他們又要找誰還頭?」

護具被踹個大洞 「外」隊來陰的
2012-09-04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sports/paper/612275

最常見是肢體衝撞,甚至言語挑釁,台灣隊一場比下來都會被撞個三五回,像前場對加拿大在本壘的衝撞,被逆轉的敗戰投手還對台灣球員咆哮;這場巴拿馬為避免雙殺直接踢鏟台灣二壘手楊家維等。

「國際比賽大家真的都很兇狠,尤其是美洲球隊。」台灣隊捕手詹竣翔指著護具強調,要不是當下閃得快,可能就不只是腳踝扭傷、護具被踹出一個大洞而已。

南韓籍一壘審,台灣隊怎麼跑都判OUT,惹得教練團一肚子氣。

中華7:3照贏地主 韓出賤招 伸肘想拗觸身球
2012-09-06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ports/20120906/34490235/

中華隊昨推出預賽對日本投6.2局僅失2分的洪心騏先發,他前5局完全封鎖韓國打線,僅被敲3支零星安打無失分,韓國5局下竟使出「賤招」,打者想故意用帶著護具的左手肘去碰球,想「偷」個觸身球保送上壘,但被美國籍主審視破伎倆,不但沒保送,還判1個好球。

巴拿馬為了阻止被雙殺,故意鏟CT二壘手楊家維,的確很卑鄙;加拿大為了要回本壘搶分,故意撞CT捕手詹竣翔,就算讓對方受傷也再所不惜,的確很惡劣;韓國為了要上壘,故意碰CT投手洪心騏投的球,想製造假的觸身球,的確很濺。當中華青棒隊的教練、球員、盲目支持者抱怨對手很賤時,請回頭照照鏡子,你們自己又比他們高尚多少?

之前玉山杯用胸部頂裁判,對別人來說難道不惡劣嗎?當年玉山杯為了做掉台南,桃園故意輸1分給宜蘭,2出局還短打,對別人來說難道不卑鄙嗎?當年使用超齡球員組明星隊,用國中生去打LLB的小學生,對別人來說難道不賤嗎?

批判打協調球時,反駁說:「我們又沒有犯規,這是合法鑽賽程的漏洞,有什麼大不了?」很好,那韓國人故意碰球就不是合法鑽規則的漏洞?主審判觸身球是賺到,沒判觸身球大不了計1顆好壞球而已,有什麼大不了?!裁判做出對我不利的判決,讓我贏不了球,用胸部頂裁判何錯之有?是你們這些滿口仁義道德的鍵盤球評迂腐。很好,加拿大撞捕手、巴拿馬鏟球員,不也是了贏球何錯之有?難道不是你們這些棒球菁英反應過度嗎?

當台灣鄉民在批評韓國棒球教育都在教球員偷吃步,只要不被抓到就可以作弊;那打合賽程規定的協調球、超齡球員組明星隊就不是在教球員偷吃步,只要不被抓到就可以作弊?還可以義正嚴詞的支持護航?當鏡頭一出現韓國愛國裁判欺負CT國手,有一票支持CT的鄉民在網路上韓狗、韓狗罵時;別忘了,台灣棒球界賭博、收錢、放水作弊、不當管教.....狗屁倒灶的事傳到國外,別人的鄉民也是在網路上台巴子、台巴子的罵!

當我們的棒球菁英打協調球、用胸部頂裁判,還有一票支持者護航時,不就是認同:「為了贏球,可以不擇手段!只要沒有違規,遊走比賽規則邊緣,甚至鑽漏洞破壞運動精神也無所謂」的價值觀嗎?現在別人也是:「為了贏球,可以不擇手段!只要沒有違規,遊走比賽規則邊緣,甚至鑽漏洞破壞運動精神也無所謂」時,又有何立場指責別人?有何資格抱怨別人?有何顏面擺出一副被人欺負的可憐模樣呢?

到底是「我們破壞運動精神而贏球是對的要力挺,別人破壞運動精神而贏球是錯的要譴責」的價值觀正確,還是「不管是誰,只要破壞運動精神而贏球都不對」的價值觀正確?到底是「因為別人沒有運動精神,我們一樣可以沒有運動精神」的價值觀正確,還是「因為別人沒有運動精神,我們更要注重運動精神的教育,不要重蹈覆轍」的價值觀正確?

草總發豪語:為台灣棒球爭口氣!
2012-9-4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sports/paper/612282

謝長亨:「出國比賽(晉8強),為台灣棒球爭一口氣!帶國家隊,要承擔責任,壓力一定會有,我想多徵詢各方想法,集合最好的球員,打贏才是重點!」

看來看去草總還是像其他人一樣,都是被「贏」字所誤導的總教練。嘉農最後輸了比賽,難道有人覺得他們不爭氣嗎?深浦高校第一場就輸了比賽,難道有人覺得他們不爭氣嗎?打贏不是重點,為贏而做的準備、打贏的過程才是重點!不是贏才叫爭口氣!是面對注定被提前結束輸的比賽,還能為了比賽的完整性,守護運動精神到最後一刻,才叫做爭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