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的台灣棒球就是腐敗台灣社會的縮影

最近馬祖博弈公投過關,每位居民每個月可能領到數萬博弈回饋金,引起許多人想把戶籍遷到馬祖,向馬祖的親友商量可否租借房子住,連縣府都接到許多來電,詢問要怎麼搬到馬祖?馬祖的確是外島離島,物資缺乏、又挖不到石油、撤軍之後消費力更差、高粱酒又沒金門好賣,設賭場的確是可以立即解決經濟問題的方法。但我想奉勸這些投贊成票的人,看看淒涼的中華職棒、看看悲慘的台灣棒球,你們難道要重蹈中華職棒的覆轍嗎?

同意別人在家旁邊蓋賭場,跟同意別人在隔壁蓋核電廠有什麼不同?只不過是溫水煮青蛙和熱油炸活魚的差別而已!核電廠還算是必要之惡,賭場可是貪婪之源。豐臣公主裡面有句話:「有些東西要破壞很容易,但是破壞之後就很難再復原了!」數萬元回饋金就值得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鬼?就值得把長久以來建立夜不閉戶的環境破壞掉?如果今天投下同意票、今天可以因為有回饋金就處心積慮把戶籍遷去馬祖,那明天你的子孫賭職棒、賭德州撲克、...賭博賭到傾家蕩產時,你有什麼資格阻止他?有什麼立場教育他?

看看那些整天在金門、澎湖、馬祖遊說別人蓋賭場的都是些什麼人?商人、民代、議員、立委、地方首長等三流政客。他們表面上說蓋賭場都是為了馬祖經濟的發展的一片苦心,實際上心裡看的都是自己可以從中獲得的暴利。法國前總統戴高樂有句名言:「政客從來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所以,當有人相信他的話時,必定會大吃一驚。」回饋金只不過是他們吃剩下的骨頭而已,如果他們連肉都不夠吃,你們真的分得到骨頭嗎?

有人說反對蓋賭場是假道學,台灣一堆人反賭博,私底下還不是一堆人偷偷在賭,美國職棒、日本職棒、總統大選通通都能賭。反賭的人再假,假得過政客嗎?有比政客還假嗎?有人說美國、澳門、新加坡都有觀光賭場,這是世界的潮流,要正面看待成立設立觀光賭場,只要能有效管理觀光賭場利大於弊,台灣沒道理不能。全世界的職棒聯盟都爆發過假球案,只有台灣的中華職棒有組頭當球團的老闆、只有台灣的假球案有台南縣前議長吳健保和嘉義市農會前理事長蕭登獅涉入。

新加坡要是隨地塗鴉,管你是誰鞭刑伺候。台灣的前調查局長可以洩密、法官可以向被告前立委收賄。連油水電的國營事業都管不好,連玉山盃的冠軍球隊違法讓未成年人灑啤酒花,都沒膽禁賽撤換總教練的政府。堂堂的馬英九總統候選人為了選可以為了選舉拜訪黑鷹事件大組頭陳盈助,民進黨前縣長和立委陳明文接受過陳盈助的捐助,說:陳盈助現在是好人(可見以前並不是)。有票就是爹,有錢便是娘,還真相信他們能有效管理好賭場?更何況政府的成員可是那些,拿著發展經濟大旗,想著取之不盡暴利的政客。

專制國家滅亡,一定有昏君存在;民主國家若滅亡,除了昏君之外,一定還有自私自利的「昏民」!當大家對鄭太吉、伍澤元、白鴻森、廖福本、吳健保、吳俊立、羅福助......一直到陳水扁、林益世等,這幾年層出不窮的黑金政客不顧而唾時,人民自己完全沒有責任嗎?在民主政治中,該為政弊負責的是選擇不合格的從政者當政的民眾本身。有人說選票就只有這幾個人可以選,能怎麼辦?負責可不只是在選票上蓋章而已,平常的一言一行和價值觀可都是要對國家負責的。

林益世爆收賄醜聞後,在三天內拿出7500萬現金,他的樁腳里長說:「選舉固樁不給車馬費的,大概只有他們這家人!」這些樁腳不用負責嗎?當這些民代在選舉時,有沒有一群貪小便宜的婆婆媽媽,剛端出來別人都還沒吃完,就開始拿著塑膠袋包炒米粉?有沒有人排隊領完菜包後,又再排隊重複領一次?有沒有人進去競選服務處抓一把香菸或糖果帶回家?有沒有人向候選人多凹幾頂鴨舌帽?凹競選看板回去圍菜園?.......(我當過別人的助選員,通通都親身經歷過看在眼裡!)如果炒米粉、菜包、鴨舌帽、競選看板,都能讓人民產生貪小便宜的心理。如果幾萬元回饋金就能收買普通人的靈魂,爭相入籍,那陳水扁和吳淑珍面對海角七億又豈能不心動?林益世看到權力的威能,又豈能不借勢借端?

從賭場獲得的回饋金,都是讓別人傾家當產搜刮來的黑心錢,身為國家的主人這種錢都敢拿都敢花,那身為國家僕人的林益世為什麼不能花勒索所來的賄賂?陳水扁、吳淑珍為什麼不能花海角七億?當台灣社會所有民眾的主流價值觀就是「貪小便宜、短視近利、笑貧不笑娼」時,清廉不過是清談而已!再多嚴刑峻法也阻止不了貪汙腐化,因為身為主人自己早已腐敗!只有不要再拿塑膠袋去包選舉的炒米粉,不要貪小便宜而矇蔽,才能阻止腐化,這是最簡單卻也是最難辦到的事。

不過,當看到這篇文章時一切都太遲了,你們要面對的與23數年前的中華職棒一樣,就是早已經註定好的失敗結局。

有人討論籃球比棒球更像國球嗎?籃球國際賽成績沒有棒球好,是因為有平均身高的問題,不提。但是台灣幾乎所有人都打過籃球,中華職籃沒有假球照樣做不起來,為什麼?比賽精采度問題嗎?轉播權利金的原因嗎?台灣普遍不重視體育的問題嗎?中華籃球館被大火燒掉嗎嗎?核心原因就是「貪小便宜、短視近利、笑貧不笑娼、殺雞取卵、沒有遠見、不願意用心深入去做好一件事」的主流價值觀造成的。

只問戰績不問過程的菁英棒球,和失敗的教育改革,都是教育腐敗;收錢的球員和貪汙政客,都是社會腐敗;傲慢的棒協及聯盟和無能的官員、領隊會議和關說喬事情,都是政治腐敗;短視近利的球團老闆和貪小便宜的人民、追星的球迷和只問顏色不問是非的扁迷馬迷,都是身為主人的人民自腐敗。從頭到尾就像同一個模子溯造出來的一樣,腐敗的台灣棒球就是腐敗台灣社會的縮影。只要台灣社會無法脫離腐敗,台灣棒球就幾乎不可能正常化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