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贏球就是爽?

陳輝文在飛碟晚餐開砲痛批世界少棒錦標賽:朱麥可做出小飛機的動作是教練沒教好、中華隊的體型比其他隊來的高大、少棒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等等話題。有球迷質疑他是大頭症、看兩分鐘就批評的一日球迷、故意找碴出風頭。他個人是不是愛出風頭、一日球迷的我不幫他背書,但是他點出台灣少棒愛慕虛榮、投機取巧的發展情況是不爭的事實。小弟不才,每場中華少棒隊的轉播都從頭看到尾,沒事就去台灣棒球維基館海巡,有空也會看看日本職棒和中華職棒轉播,應該可以說句公道話吧!

紅葉傳奇是台灣少棒的轉捩點、是三冠王時代的起點,但我說他也是台灣菁英棒球的濫觴、是作弊假球的祖師爺。紅葉獲得無數冠軍獎盃的背後,是偽造文書大量使用超齡球員冒名頂替。另外被紅葉打敗的和歌山少棒隊是媒體吹捧出來的世界冠軍,真正的世界冠軍是關西少棒聯隊。但是當時資訊封閉民智未開,反正贏球可以揮國旗就是爽,就連老蔣總統這種認為「棒球是日本鬼子在台灣留下的餘毒的權貴」也注意起棒球來,蔣宋美玲後來也在華興中學這個貴族學校組棒球隊。馬屁精官員、老三台和全國棒協食髓知味後便繼續複製這種模式,為了「提振民心士氣」、為了「為國爭光」、為了「拍總統的馬屁」,不則手段就要贏球。為了贏球為了、滿足虛榮心,使用超齡球員、王子燦在威廉波特對球員呼巴掌、把全國菁英的學籍遷到同一所小學,無視LLB不允許組明星隊的規定、24小時集訓不顧選手未來的人生發展、亂操選手無視選手的健康狀況。

我看過電視上有報導過,有一次蔣老先生半夜爬起來看威廉波特轉播,結果七虎少棒在第一場比賽敗給尼加拉瓜被淘汰,老先生很生氣把電視關掉,第二天把負責的官員叫來罵一頓,官員還以為要槍斃他嚇個半死,之後官員又把教練叫去電一頓。小球員贏了冠軍便遊街當英雄,輸了比賽就被毆打當戰犯。從小就在這種「投機取巧的畸形環境」中長大,如何不變成打假球的人渣?這我們種耍手段只求勝利的作法,與我們討厭的韓國愛國裁判有何差異?媒體稱當時的台灣是「少棒王國」,在我看來根本就是「少棒納粹」,拿這麼多冠軍有什麼好高興的?

今天為什麼會做出少棒就投蝴蝶球這種揠苗助長的事?因為執政當局只把戰績作為體育資源分配的唯一指標,輸了教練就會被解僱、球隊就要被解散。又為什麼執政當局只把戰績作為資源分配的唯一指標?就是因為球迷、球員家長就是喜歡贏球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不論賽事在國際上重視的程度如何,只要贏球就是爽。吳清和記者在電視上說:「台灣的體育政策都是隨性的,今天朱木炎拿金牌,就把預算全部給跆拳道;明天盧彥勳打進溫布頓前八強,就把預算全部給網球;後天王建民在大聯盟奪19勝,就把預算全部給棒球。」就是因為國人愛慕虛榮、喜歡沾光、喜歡贏的感覺,贏球就有選票、掌聲、曝光度官員的政策當然就是投機取巧能贏就好,沒有整體和踏實的規劃。向戴主委這種開口閉口就是要三級棒球為國爭光的政客,根本就應該當納粹一樣給予嚴厲譴責,官員什麼都不怕就是怕輿論幹譙。

有人說:「少棒球員去比賽本來就想贏,輸球哪會快樂?要快樂打球,輸贏不重要是不尊重球員。」真是鬼扯八道,「快樂打球」豈等於「隨便亂打」?能贏當然要鼓勵球員去贏,贏球就讓場內穿制服的去想就好,場外穿便服的就不要把它當唯一的評價標準。Call掉日本是贏了本來就該贏的比賽,有什麼好造神的?輸給古巴看到曾偉恩去安慰陳維祥,又有什麼好不滿的?快樂打球是指用正常的心態面對勝負,是「為了贏球的快樂而去贏球」,「不是為了政治目的、滿足虛榮心、為了恐懼失敗」去不擇手段贏球。如果真的要贏,不是就要把每個細節都做好,不是嗎?短視近利、急於求成、投機取巧要一步登天,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